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今年的街垒日barricake
Team ABC永远有下一个五点钟。

最近疯狂想看寂静岭和犯罪心理的混同或者AU。

疯狂脑补BAU接到了起源屠夫的案子进行侧写锁定了查哥,然后又查到寂静岭发现这个小镇牛逼啊真的好像有恶魔献祭杀人的神经病可惜似乎镇子上也没剩几个活人了,顺手牵出了牧羊人溪谷的案子发现这村病得比隔壁镇还厉害救不了了等死吧,又不知从哪儿翻出来南灰原的案子试图用Angel Maker的案子解释但发现这特么根本解释不了于是怀疑人生,冲进302房间发现大苏腐烂的尸体理了下时间线彻底三观崩坏(。)
于是寂静岭这个磁场发现这组人真蛋疼啊头一回有人想找我事干脆一怒之下把整个组都直接拉入表世界。
…………然后怪物顺理成章的就是所有他们曾经抓过的SK和没救成的Victim...

[CriminalMinds]Control(Rossi/Hotch)


PWP。斜线代表攻受。
CM只补到第五季,沉迷佛爷的案子走不出来,循环复习模式,因此对5季及后剧情一无所知。
提及剧情S4E17。

突发性(自行)车。新手上路,初次开车,无证驾驶。
非常OOC,沉迷好吃叔禁欲系的美色里无法自拔,爆刷AO3的pwp仍旧疯狂沉迷的冲动产物,单纯为了车而车的车,非常OOC,没什么逻辑,也没什么内容。
O!O!C! 雷!(真的挺雷的!)
一切不适都是我的,请注意随时点×。

评论走外链。

[奥特曼同人]Video et Taceo|明察无言 (主赛文,泰罗)

警告:原创角色有(OMC),私设脑补严重注意。过度的脑补,或许严重的OOC,仍旧有部分奥拟人描写。基本没有cp暗示。全部都是私货。英明神武的赛文老师是圆谷的,脑洞和OOC全都是我的。 
*与作者的前几篇文有一点点联系,但仍旧是独立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TV剧情之后,诸星团已经存在,赛文回到M78之时的一次和弟弟之间的对话。

 揭秘奥特赛文剩下两个从未登场的怪兽胶囊的秘密系列之二。 

 ——————...

*关于文森特和苏利文的一点脑补。OOC。

文森特不喜欢小孩子。这一点他十分确认。
本质上来说他不喜欢任何人,但由于教会的工作使他实在是得到了不少名声——进一步来说也就是能获得大量的钱财,每周抽出几日亲临福利院来关爱一下这些名义上被他救助的孩子,也就不是那么的令人无法忍受。
他又看到了那个孩子。
确切的说那已经并不能算作孩子了,苏利文在去年便进入了高中,这个性情古怪且略显阴沉的少年显然有着极佳的智慧,不仅是说在学校中成绩优异为福利院赚来不少人气曝光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在教会中的地位也日益上升。因此,文森特有好几个理由愿意多花些功夫应付苏利文。比如。
苏利文仓促地抬起头看他一眼,嘴里轻声吐出一个单词,又...

本来是一篇挺久前TV还没出完时为故人写的互相试探的车,写了一半后发生了点事儿,再也写不下去了。
翻文档时才想起来这个,姑且就这样吧,以后可能会补完。

***

“欧塔斯。你在那里做什么?”

当吉恩看到利利乌姆的时候,他口中的烟才刚吐出一半。淡漠的烟雾使利利乌姆仿佛笼上一层薄纱,昏暗的灯光下白色的雾卷绕着浮过他的头顶。等吉恩吐出剩下的烟气的时候,利利乌姆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长官。”

吉恩用那只因为习惯性想要敬礼而抬起的手夹下了嘴里的烟。他刚抽了两口,但目前看来恐怕没法再继续享受完这根香烟——利利乌姆已经抢先一步把香烟从他手中抽出。

有点浪费。吉恩看着对方用稍长的指甲掐灭了烟头,明红的...

[萩原研二&松田阵平] 一点片段

至今还没看M20,只是TV304的衍生。复习柯南看到304突然想到的一点片段,可能会慢慢写成完整的成文
*OOC,同人意味明显。
*对拆弹一无所知,唯一会的只有扯蛋。

就像大部分警职人员一样,松田阵平是个生活规律的人——吃饭,睡觉,工作——这几乎就是他全部的作息总结。而工作的具体项目却决定了他们从来与单调乏味无缘,事实上那就像是商业爆米花电影一样险象迭生,麻烦与危险层出不穷。并且,生活永远比影片要刺激地多。特别是危险触手可及、距离你身体不足一英尺的炸弹随时可能爆炸的时候,这种体会越发深刻。

毕竟你坐在荧幕前往嘴里扔爆米花时从来不会担心子弹会穿过幕布打烂你的脑袋。

况且,炸弹打烂的可不仅仅是...

[克御]Mirror Doll

几乎忘了这个(。来自御堂生日接龙。 
 
警告:OOC,扯蛋,本篇人偶BE的妄想。角色夹私。语死早,不适请及时点╳。

关键词:放纵与放纵后的亦真亦幻

入秋的夜风带着干涸的冷意穿过窗沿,克哉一推开门,只裹着浴袍还带着水汽的身体便轻微得打了个寒颤。

“啧。”

克哉用手抓了一下还在滴水的头发,裸露在外的皮肤因冷风而绷起,他低声嘟囔了一句“空气也交换的足够了吧”,走过去将窗户合上,顺手拉起了窗帘。

没有完全合上的窗帘从中间的缝隙透露出一束月夜的冷光,克哉没有在意,他径直走到床边,最后一次用毛巾擦拭一遍头发,让它们勉强维持在不再滴水的范畴后,轻轻地爬上了床。

“久等了,御堂先...

一个柯南+炎蜃的混合脑洞片段

早就想写的脑洞,终究还是没忍住。(你

题设是:假如大和敢助和诸伏高明曾经都死了【。

名侦探柯南+炎之蜃气楼,全部全部都是脑洞和扯淡,CV梗+台词延伸梗。

————

侦探和军师其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警职人员也一样。理论上来说,军师这种职业既可以是侦探也可以是罪犯,关键着落在他们服侍的主公。如果说侦探和警职人员是奔波于正义与邪恶的斗争,那么军师则是负责主公们之间的恩怨纠葛。

虽然,刘备和武田信玄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关系。

年幼的小侦探抽了抽眼角。山本勘助和诸葛孔明,这种巧合还真是既奇妙又乱来。不得不感慨着命运之神奇怪的恶趣味,江户川柯南拽了拽毛利兰的衣角,停止了对方关于中国三国时代兴致勃勃...

[使徒行者] 挡枪 (邵志朗/蓝博文)

一刷后鸡血产物。斜线不代表攻受,或许严重的ooc,细节模糊与过度脑补。电影向only,没有看过TV版,可能有与大背景相悖的扯蛋。

——————————

***

英雄救美的话题恒古不变,以命护主的捷径也屡试不爽,要是再受点伤配上苦肉计就更加手到擒来,无论是取得老大信任还是获得美人芳心都是十分好用。

挡枪却真的是个技术活。

邵志朗一瘸一拐地拖拉着同样一瘸一拐的蓝博文费劲地跨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两人互相拽扯着硬是拖着不到半条命成功爬出了战场,还记得带着他们仅剩的大半袋钱和一小包货。

附近酒店的大门敞开着,大厅内没半个人影,想来该是被方才堪比商业片现场的混战吓到,全都跑去哪儿...

1 / 4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