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本来是一篇挺久前TV还没出完时为故人写的互相试探的车,写了一半后发生了点事儿,再也写不下去了。
翻文档时才想起来这个,姑且就这样吧,以后可能会补完。











***

“欧塔斯。你在那里做什么?”

当吉恩看到利利乌姆的时候,他口中的烟才刚吐出一半。淡漠的烟雾使利利乌姆仿佛笼上一层薄纱,昏暗的灯光下白色的雾卷绕着浮过他的头顶。等吉恩吐出剩下的烟气的时候,利利乌姆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长官。”

吉恩用那只因为习惯性想要敬礼而抬起的手夹下了嘴里的烟。他刚抽了两口,但目前看来恐怕没法再继续享受完这根香烟——利利乌姆已经抢先一步把香烟从他手中抽出。

有点浪费。吉恩看着对方用稍长的指甲掐灭了烟头,明红的火光消逝在利利乌姆的指尖上。他突然有些好奇那点火光接触血肉时会不会有一丝痛觉。

不过利利乌姆没有给吉恩胡思乱想的时间。

“欧塔斯。”他重复了一遍,这回吉恩看清楚了——利利乌姆的神情甚至称得上是温和,语气轻柔,但气势却十分尖锐。他说,“你在那里做什么?”

吉恩其实没有多少盯梢的经验。虽然他的职业甚至可以把这项技能归作正常的工作范畴,但冷淡随意的性格使他并不会经常用到这个。不过吉恩欧塔斯向来不缺乏被盯梢的经验,这个对他来说更为熟悉,处理起来也就更得心应手。通常是几盒香烟,有时是一张印有繁复花纹的招待劵。无非是拉拢关系,卖出几个人情的那种。成年人的互利共惠,他太熟悉这些。

可他不知道利利乌姆想让他做什么。特别是现在,利利乌姆发出温和的质问,仿佛他才是被盯梢的那个一般。

“如您所见,长官。”吉恩还是完成了那个敬礼,他直视着前方,并没有对上利利乌姆的视线,“我在抽烟。”

他听到利利乌姆笑了一下,声音在喉咙深处就戛然而止,无法分辨情绪。吉恩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他用余光注意着利利乌姆,直到对方把手放在了他肩上。现在吉恩不得不把焦距放在了利利乌姆的脸上,虽然他仍旧觉得近距离直视自己的长官略显失礼。

“的确。”

“特意在秋夜的晚上到多瓦的城下来抽烟。的确是你的作风呢,欧塔斯。”

吉恩没有说话。他感到利利乌姆的手慢慢的下滑,用一种十分模棱两可的态度,从自己的肩膀落到胸口。制服外套下吉恩只穿了一件衬衫,隔着并不能算厚的布料他甚至能感受到利利乌姆骨骼分明的指节抵着他的胸口。就在那只手伸入他的外套里之前,吉恩一把抓住了利利乌姆的手腕。

“长官。”

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明显带着一点儿不同于平常的紧张。

不过这种情况下也无可厚非。

利利乌姆又笑了一下,他抽出自己的手——这并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吉恩几乎是在利利乌姆使力的同时就松开了手,然后把吉恩有些凌乱的衣领抚平。

“你在紧张什么?”

吉恩被他问住了。

“我不知道,长官。”

他当然知道。并且利利乌姆可能也知道。他不确定。吉恩没有办法,他只能任由利利乌姆重新握住他的肩膀,前倾着身体,以一种极近的距离在他耳边低语。

“那你知道什么,欧塔斯?”

声音低且轻,气息的尾音却准确清楚的传到他耳朵里,引起吉恩一个轻不可闻的颤动。

吉恩没有办法。

“我还以为,是长官您找我有事。”

他只好先让出一步。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现在的话,有什么是我能帮助您的吗,长官?”

吉恩总是显得十分平静,苍蓝色的眼睛甚至可以说得上冷淡。他不会让人有压迫感,也不具有攻击性,于是显得格外诚恳。事实上吉恩本来就是个诚恳的人,这既体现在其淡漠的好奇心,又表现在他沉默少言的性格上,因此当他说出这句话时,一般没有人会觉得他是在威胁。虽然他的确不是。

“你很敏锐。”

利利乌姆叹息一声,吉恩分辨不出这是一个称赞还是在讽刺。或者二者兼有。

“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利利乌姆又笑了,吉恩看着他想。和吉恩有着本质的不同,利利乌姆似乎总是带着笑意,他微微颔首,低垂着眼睛,唇角轻轻地翘起,“我需要你的帮助,欧塔斯。”

吉恩隐晦的深吸一口气。

“长官?”

利利乌姆伸出手钳住吉恩的下巴,纤长的手指在裸露的皮肤上轻柔的摩挲。

“我需要你的帮助——”








————
tbc.?

评论(1)
热度(15)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