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神夏/兄弟向】As your brother

警告:神夏兄弟向,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cp暗示(。语死早,文风拙劣,deadline成文法(。仓促成文,自娱自乐。






“带着你的医生,远离麻烦。”




这是约翰在离开那间房子时听到的最后一句,也是极具麦克罗夫特个人特点的一句话——慢条斯理,居高临下,还有那些不容拒绝的命令和显而易见的威胁。就像在说,我仅以我个人的名义,代表大英帝国向你宣战。事实也基本就是如此了,约翰心想,他拉了拉外套,决定找家咖啡店消磨时间。当房间里同时出现两个福尔摩斯时,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为他们腾出战场。勇敢的华生军医在第一次亲眼目睹兄弟两人的相处模式后就对此深信不疑。




“远离危险,远离麻烦。夏洛克,不要像婴孩一般任性和幼稚。”那些从容不迫有条不紊的威胁只有在他的弟弟面前才带着一点本来应该具有焦虑。可夏洛克并不为之所动,他蜷着双腿缩在专属于他的沙发上,挑着眉毛摆弄他的琴弓。




“为什么不?”在吐出最后一个单词时夏洛克配合地抖了抖右手,琴弓在空中划出几道颇具反抗意味的弧度。




这种挑衅让麦克罗夫特用伞尖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地面。他站起来,微笑了一下——弯了弯嘴角,调动起整个面部的肌肉,在脸上堆出一个看起来十分真诚的假笑——“极具官僚主义色彩。”夏洛克不止一次这么评价道。




“噢,是的,是的,夏洛克,为什么不呢?两个热情又勇敢的年轻人,在喧闹而杂乱的人群中敏锐而执着,为了寻求所谓的真相钻入伦敦的地下与老鼠争夺一粒泥土,在寒冬腊月时跳入泰晤士河寻找一支羽翎。——为什么不呢?多么伟大精明的屠龙者,不惜割断一条臂膀也要扯断恶龙的脖子。”




年长的福尔摩斯就像在朗诵着什么史诗,带着些恰到好处的惋惜,“假如有一天我在某个甚至不会出现在地图上的伦敦巷口发现了你,夏洛克,我会替你敲下棺木上的最后一颗钉子,并刻上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之名。”




“或者你仍旧希望我刻下船长·夏洛克·福尔摩斯?”




听到这句时年幼的那个才抬起眼睛死死盯住他的哥哥,他身体前倾,绷紧了四肢,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大型猫科动物。




就在麦克罗夫特怀疑他的弟弟下一秒就会扑过来扯下他可怜的头发时,夏洛克开了口。





“你吓走了我的线人!”他大声宣布道。






“现在你又吓走了我的室友。”





麦克罗夫特瞪大了眼睛。




夏洛克猛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赤着脚站在一堆纸张上和麦克罗夫特对峙。麦克罗夫特隔着半个房间都可以看到自己弟弟眼睛里的不满与愤怒,气鼓鼓地盯着他,指着他脑袋大喊大叫。





这场景如同很久很久之前的某天傍晚,七岁的小夏洛克独自一人走散在福尔摩斯老宅附近的树林里,当麦克罗夫特好不容易找到他时,他看到自己年幼的弟弟正蹲在地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哥哥一把抓住弟弟的手腕,斥责他为什么要独自跑进树林里,而夏洛克撇着嘴挣开麦克罗夫特的束缚,红着眼睛指着地上一堆四处爬散开的蚂蚁向他的哥哥尖叫,




“你吓跑了我的船员!”





而现在,不再是船长的咨询侦探同样张牙舞爪地用琴弓指着他——你吓走我了线人。





对,还有他的室友。





“瞧瞧你自己吧麦克罗夫特,所谓的远离一切后的无聊在你身上的体现!如果你能找到我的话,我亲爱的哥哥——”夏洛克身上挂着那件大衣,他摇摇晃晃地两三步跨到门前,




“——那么我很高兴超标的体重还能支持你做些跑腿的工作。 ”





打开的大门不言而喻。




"See you,brother mine."夏洛特得意洋洋地朝着他面前的哥哥露出一个显而易见的假笑。




“我会的,夏洛克。”踏出房门的兄长咬牙切齿地威胁道,“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回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摔门声。





大英政府不说空言。




麦克罗夫特总能够找到他的小弟弟。





即使在最黑暗的时间里(或者说发白的时间里,字面意思),夏洛克独自躺在一个不知名的房间里,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在那百分之七的溶液带给他的纯白梦境里时,麦克罗夫特闯了进来,抓住他的手腕,让那一个个疯狂叫嚣的思绪飘散开。然后他在医院满是消毒水的气味里醒来,虚弱得对他床边的哥哥说,“你吓走了我的灵感。”





麦克罗夫特总能够找到他的小弟弟。




就像是几年后的塞尔维亚, 当终于送走那个施刑人时,夏洛克几乎是用剩下的所有力气瞪住面前椅子上坐得心安理得不动如山的人影。




“你就这么一直看着我挨揍?”




他使劲晃了晃手腕上的锁链,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代替指着对方的鼻子来发泄气愤。他穿得端端正正和他正好形成强烈对比的哥哥悠闲地走上前。




“我怕吓走你的嫌疑犯。”




夏洛克冷笑着哼哼几声,表达出了对他那狡猾奸诈哥哥华丽说辞的嗤之以鼻。




"Good to see you again,my dear bro."




麦克罗夫特一把握住夏洛克的手腕,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Welcome back,Sherlock Holmes."




弟弟扭了扭肩膀,最后把头放在哥哥的胸前。






麦克罗夫特,总能找到他的小弟弟。





“我会的,夏洛克。”




而现在,麦克罗夫特只是皱了皱鼻子,挺直了背,高傲地仰着脖子走出221B。





我会的找到你的,我亲爱的男孩。






作为兄长,一向如此。





——————————————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46)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