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一个脑洞片段,炎之蜃气楼背景,轻微的无双暗示

********

“喂,滋贺县有你的党羽吗?”高耶警惕得看着眼前身穿军大衣的男人。这个人跟了他们三天,没有透露任何正身的信息,高耶实在无法信任他。

可偏偏直江那家伙这次居然什么都没有说……

高耶握住拳头,是背着他有别的什么计划吗?既然是合作,是有什么难以说明的身份吗?难道是织田那边的人?高耶上下扫了一眼对方,眼中的怀疑已经带上了些敌意。

这时,直江适时的上前一步,挡在高耶和那个男人之间,“说起来,这儿是近江呢。”

“小谷城?”自从开始调伏以来高耶也有做过功课,乱七八糟的成绩惟有战国历史部分在突飞猛进。

对他来说已经十分足够了。

“是的,小谷城。”

那人没有回头。周围有零零散散的几个游客在看着一些城池的碑石,他微微仰头,眯起眼像是在回想小谷城曾经的样子。

“小谷城也是毁灭在魔王织田信长手里,”直江慢慢的地补充着,“城落后,小谷城主浅井长政也随着城池一起葬身火海里。”

“那个女孩……我记得是叫阿市的吧?”高耶忍不住插了一句,“那个浅井长政的妻子——”

“那一天的夜晚,小谷城的周边都亮了起来。”男人眼睛盯着虚空中的一点,他抖动了两下眉毛,好像在忍受什么痛苦。

“就连城外的紫藤花也都燃尽了。小谷城再也不会有紫藤花了吧。”

高耶看了看男人的背影,碰了碰直江的手臂,“喂,直江,这家伙不会是浅井长政吧……”

直江怀疑得打量一圈对方,试探地开口。

“您是……浅井长政殿下吗?”

男人看他一眼没有说话,算是一个默认。

“阿市也是织田信长的妹妹。”这时直江却接下了刚才高耶的话。

“阿市是无辜的。她回到织田家后,被织田信长改嫁给了柴田胜家。”男人缓慢地说着,露出一个悲怆的神情,“不,并不是这样。”

“战乱之中没有人是无辜的。”

直江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不,不对。

“身为总大将和他的直系亲属,更是罪孽深重。”

“你这家伙,是在指责天下人吗?”高耶听到这番说辞,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照你这个说法,干脆武将们都出家算了。”

“如果如此——”男人突然提高了声音,把高耶吓了一跳。他直视着高耶,眼神深刻,第一次露出了些步步紧逼的意味。

直江安抚地触碰一下高耶紧张时无意识地抓住自己手臂的手,迎上来那道目光。

“如果如此?”

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对高耶露出一个歉意的目光,对直江说,“这是不可能的。”

他低头盯着地面一会,把手重新插进军大衣的宽大口袋里。“乱世中有太多像市一样的女子,小谷城只是其中之一,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

直江沉下了呼吸。他盯着那人平静得显得有些淡漠的侧脸,拉着高耶后退了一小步。

在高耶还没来得及惊讶出声时,直江直截了当的指出了对方的伪装。

“您并不是浅井长政吧。”

“近江之鹰。”男人仰起头,看着并不存在的小谷城天守阁。他面对着直江和高耶,自觉地又后退几步,点点头承认了。

“是的。我并不是浅井长政。”

“那你——”高耶瞪着眼睛,这个人果然不可靠,居然想要诱导他们误判自己的身份。他有什么企图?

“你到底是什么人?”高耶耐不住性子,大声向他问道。直江也浑身戒备起来,他上前一步把高耶护在身后,小心翼翼地盯着对方,提防着或许会出现的进攻。

“我并不是你们的敌人。”男人伸出双手向他们示意,“我的身份无关紧要,并不是什么大人物。”

“但是,我愿意与你们一起对抗织田信长。”

“合作的话首先需要互相坦诚呢。”直江的目光像利刃一般牵制着对方,心中计算着万不得已强行调伏的可能性。“您究竟是谁?”

“你难道曾经是上杉家的敌人?”高耶想到了这个可能性,立刻不确定的向对方询问。

直江微不可见得皱了皱眉,上杉的敌人?武田家的?或者——北条家……的?

无论是哪个,都不会受直江欢迎。

局面微妙的紧张起来,直到对方打破了这奇怪的气氛。

“乱世中是没有永远的敌人或者同盟的。”

“但是,我——我并不是上杉的敌人。”

男人交握了一下双手,竟然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曾经见过军神,那是个十分出色的武将,也是个仁慈的主公。可惜……”

最后一句十分的轻微,以至于从听到军神二字就变得激动的高耶直接忽略掉了。“你是说你见过谦信公?”

“您见过谦信公?”

直江几乎和高耶一起出声。这个人在提到谦信公时并没有恨意也没有怨念,反而似乎有些敬仰——的确并不像是和上杉有仇的样子。

“是的。”男人闭上了眼睛。上杉谦信的确是个看起来十分符合他的理想的主公,超绝的算计,强大的武力,卓越的领军布阵的能力。还有最为珍贵的——仁慈。

可惜,上杉谦信的仁慈,并不能带来他当初最想要的那件事。

于是他最终没有选择出仕上杉家。

他睁开眼睛,望着眼前两个年轻人。上杉家的后人,那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少年浑身充满了活力。他并没有错过在说到阿市时少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些怜悯和惋惜,即使失去了一切,他的确是上杉家的主人。而另一位——他把视线放到了高耶身前的直江身上,简直就像个凶猛的困兽。

在保护自己求而不得的珍宝。

经历过四百年的痛苦与折磨,那一定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沉重。

男人的眼中又带上了一丝不可见的悲悯,然后很快消失不见。

在高耶最后一次失去耐性要向他大吼大叫之前,男人淡淡的开口了。

“明智十兵卫光秀,愿意为上杉效劳。”

信长公,这次我选择上杉,将再次把您送入烈火。

“明智光秀?!”高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就连直江的脸上也难得出现了震惊的表情。

明智光秀面无表情地接受了两个人的惊讶与唏嘘,这种反应对他来说已经是常事。


[那个明智光秀啊,居然敢复活过来!]

[就是说啊,而且还在找织田信长,真是大胆呐。]

[把那个魔王杀死的男人,本身就是厉鬼了吧。]

[这回还想着杀死织田信长吗?不愧是个名扬天下的谋反者。]


明智光秀严肃地看着高耶,他重复了一遍。

“明智十兵卫光秀,愿为上杉家效劳。”

高耶吞了口口水,求助般的看了眼直江。

“竟是您,名扬天下的惟任日向守,您的名号若是无关紧要,那大概也没有几个武将可以称得上有名了吧。”

直江的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至少在明智光秀听来。

他不置可否地看着直江,并不因为他言辞的讽刺而有所触动。

直江与他对峙好一会儿,才慢慢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有了您的帮助,的确会是对抗织田信长的一大利器。”

明智光秀漠然地看了最后一眼小谷城的旧址,对直江说,“感谢您的宽容。”

——————————————

*作者臆想中明智光秀在炎蜃中的出场

*除了主角团其他与原作都不同的武将们

*受到了点暗荣的影响

*其实就是作者一个突破天际系列脑洞的其中片段之一

*本质上是作者苏出的一颗少女心

*还有对明智光秀滔滔不绝的痴汉之情

评论(2)
热度(10)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