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奥特曼同人]当他们再次相遇后又说了些什么 (杰克&艾斯/乡秀树&北斗星司)


警告:新入坑自娱自乐派,补剧只到昭和系列。背景主线世界观文盲,耿直的TV人间体苏,一切内容都来自作者对TV本传的私设和脑补,可能与官方世界观设定有出入。文风诡异,逻辑已死,文笔拙劣。几乎是全篇的对话形式, 或许会有一些ooc,注意避雷。部分设定来自作者另一篇同人 白月辰星,勉强算是个再番外,但仍旧是个独立的故事(。斜杠和&均不代表攻受,标题中所有出现的名字都没有cp关系的暗示。(。)

再次声明,由于几乎是通篇的对话形式,语言的直接性使作者的主观理解强加到角色身上的痕迹明显如刀割,注意避雷。



简单来说,就是艾斯与杰克的一次话题跑偏许多次的兄弟友好感情沟通对话(。
——————


“但是那并不是他想选择的。”


艾斯异于平常的低沉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中含糊地回荡着,顿时气氛有一点尴尬。如果时间能够有所感知的话或许会静止片刻,所以杰克理所应当地停顿几秒后,答非所问地说道,


“其实你可以直接叫我哥哥的,就和以前一样。”


这回是艾斯沉默下来。他略带尴尬地眨眨眼,微微偏头想要看下杰克的表情,却正好对上对方的眼睛。杰克坦然地盯着他的弟弟,调整了一下站姿,显得严肃而认真。


艾斯的视线穿过杰克手臂间的空隙神游天外般地凝视着桌上一本厚厚的文件夹,企图以消极抵抗来渡过这个话题。


所幸杰克并没有多做纠缠。他摸了摸鼻子,顺理成章地重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上。

 
 
“你是指哪方面?”


艾斯舒了口气。他把视线移回杰克脸上,顿了顿,“很多方面。”


杰克点点头,他将身体后倾,以一种舒服的姿势靠在桌子边。


“你怎么知道?”


艾斯疑惑的看他一眼。


“我是说,照你的说法来看,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这不是?”


这下艾斯听明白了,他轻皱着眉头,下意识想要反驳这句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杰克微笑了一下,在艾斯看来与乡秀树同出一辙——具有恰到好处的安抚与令人安心。


“比如?”


这个问题便平和得多,艾斯想了想,缓慢地开口,“很多部分。比如说,最开始的,我是说……”艾斯犹豫了一下,换了一种与最先相反的迟疑语气,“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


“你这是一个疑问句吗?”


艾斯再次沉默了下去。


这次杰克没有再穷追不舍,抱着臂的双手垂了下去。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地面,用指节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示意。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在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没有选择。”他继续说道,“但从那之后,你仍旧认为也都不是情愿的吗?”


“不。”艾斯很快回答道,他摇摇头,后退几步,也靠在了另一张与杰克相对的桌子上半坐着,“之后——大概只有一件。”


杰克了然的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他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就好像在思考着措辞,“但那是不准确的。”


“我与你一样在地球时失去了重要的人。我所说的失去是死亡,是指生命的离去,时间的停止。”


艾斯撇头看他。


“那个时候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不是奥特曼——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成为奥特曼复活,是不是坂田先生和秋子就不会被宇宙人故意杀死。”


“而且如果真的考虑起来的话,‘就连我自己也不算真正的复活过来。’一个已经死去的不知道算什么的[东西],却连累了两个最亲近的朋友和恋人。”


艾斯默不作声,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若是与死亡相比,是没有事物可以超越那种沉重的。


“但其实不是那样的。”


杰克站了起来,他上前两步走到艾斯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到他旁边。


“事实是,如果我不是奥特曼,或者我不在他们身边,而是另外某个人成为了奥特曼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每次都特意保护他们。每次怪兽出现时,伴随城市的破坏总会有很多牺牲者,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因此坂田先生和秋子,甚至次郎都有可能会丧命在某个被怪兽踩塌的建筑物里。”


“当然也有可能不会,这是不能确定的事情。”


杰克尽量缓慢地说着,艾斯低着头似乎在思考。


“你在地球时的那位月球朋友,她叫什么名字?”


“夕子,南夕子。”


艾斯说着,脑中浮现出南夕子的笑脸,露出一个微笑。


“嗯,南夕子。所以我们回到之前的问题上——如果那时能够选择,你在当时会怎么做?”


艾斯沉下了呼吸,这是一种对之前冲动发言表示歉意的信号。他直视着杰克,“你说的对,我想错了。我的确仍旧会选择这条道路——不,确切的说,就算现在我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是艾斯给了我——”艾斯犹豫了一下,试图让自己的措辞更恰当些,“是艾斯给了北斗星司与南夕子的未来,如果不是那样,在最开始他们就一起丧命在废墟中。”


“让我与夕子相遇,让夕子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甚至是加入地球奥特警备队——北斗星司的生活,是艾斯奥特曼带给他的。”


“但也是你带走的?”杰克顺口接道。他努力不去纠正艾斯那混乱并颇有深意的称呼,又补充了一句,“但是,这一切也是艾斯带走的?”


艾斯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混杂着遗憾和自责的复杂表情,几近于痛苦。


杰克安抚性地握住了艾斯的肩膀,他轻呼出一口气,慢慢说道,“我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乡秀树那个时候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不,不是的,”艾斯突然打断了杰克的话,“我——我知道这和身份没有关系。夕子是月球人,在打败满月超兽后原本就是要回去的,这是她的使命。”


“是吗。”杰克小幅度地弯了弯嘴角,没有达到眼睛的微笑使他看起来有些悲伤。这微妙的气氛仅持续了数秒,他很快从回忆中抽离,重新换回他游刃有余的井然态度。


“你认为这是她的使命。但同时,这件事对你来说是同样重要的。”杰克伸出手在空中缓慢地划出一道弧线,“我也是一样。艾斯,从获得奥特曼力量的最初相遇之后,北斗再一次清晰感受到艾斯的力量时是什么时候?”


“……夕子离开的那个傍晚,我一个人完成变成时。”艾斯皱着眉,若有所思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杰克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后嗯了一声,“艾斯,在作为乡秀树时,最初我是无法靠着自己的意志选择变身的,总需要触发一些条件——也就是当我面临无法避免的生命危险时,才能用意念变成奥特曼。第一次的时候,我逞强意气用事,令自己和另一位队员陷入危险,那时我一直想着要变成奥特曼,但却失败了。为此我还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说到这时杰克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怀念的事,但那只持续了一秒,便重新沉寂下去。“当坂田先生和秋子死后,我最后一次从大楼上跳下去,在落地的一瞬间我变成了杰克。”


“当黄昏逐渐失色,城市归入黑暗时,杰克便死去了。”


艾斯歪着头看着杰克的侧脸,他突然想到在地球时的那个傍晚,乡秀树和北斗星司在海边站着,夕阳的余晖在乡的头发上留下几道痕迹,光影加深了他如雕刻般的面部轮廓。


“那是十分沉重的失败。之后我见到了二哥和赛文哥。再之后,我回到地球,杀死了害死他们的纳克尔星人和布莱克王。”


艾斯垂下眼睛,握住了拳头。从杰克轻描淡写的叙述中并不能切身体会到那些情绪,可事件本身就已经足够沉重。


“奥特曼肩负着普通地球人无法承担的责任。那不是为了某一个或者某几个人的,而是为了整个地球的和平。因此,当我作为乡秀树的个人情绪超出了杰克对于[为整个地球而战]的规则时,这是一种突破,是真正意志融合的开始——也是超越的开端。”


“从那以后,我感到所有人都离我远去,独自一人在地球作战。”


“——直到我看到了奥特之星。”


杰克已经尽可能简略地指出关键。


话已至此,艾斯已经明白。


是的。当夕子离开后,我才真正拥有了奥特曼的力量,从那之后,我的意志先于了戒指自身,不用等着戒指闪烁也能自主完成变身。在目送南夕子飞往宇宙时,北斗清晰的感到了无法言明的孤独,那既是一种预示,也是一种征兆。艾斯微抿着唇,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


“是的。最开始奥特之星对我来说只是个[特别的存在],作为被赋予奥特曼力量的人可以看到的星星,它让我感到庄严而敬畏。但后来便熟悉起来,最后只剩下怀念。永远不落的星星,它让我明白自己不是一个人。”


杰克略带欣慰地点点头,“南夕子的离开不仅是她的使命,另一方面也是你的宿命。我们原本就不属于地球,南夕子会离开地球,而你我同样需要回到m78。”而坂田兄妹,只能是一个令人叹息的,纯粹的悲剧。杰克在心底补上了一句话,算作他无声的追悼。


“所以说,每个成为奥特曼的人类,都是需要承受这种经历的吗?”这时艾斯突然站了起来,他快速的说着,其中的反驳意味显而易见。


“我不知道。”杰克摇了摇头,“或许是的,也或许只有我们。但就算只有你我,这也是已然发生的事实。”


“这或许并不是他们一开始所想选择的。”


艾斯泄气般地坐了下去,低声说着。


这时气氛已经算得上古怪,杰克皱了皱眉,这并不是个好兆头。他交握一下双手,一时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来开导这位刚从地球归来的弟弟。


出乎意料的是艾斯先开了口。


“其实我是知道的。我不会否认。现在我就是艾斯,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我却仍保留着北斗星司记忆和感情,我觉得在关于北斗星司上,我的情感产生了分离——”


“分离?”


“是的,就好像局外人的旁观。”


杰克看他一眼,直觉告诉他,艾斯可能又会提出什么令他惊讶且无法回应的问题。艾斯一旦认准了某件他认为重要的事就会格外地难缠,穷追不舍,坚持到底。无论是别人的安抚甚至是泰罗故意的死缠烂打都无法说服,这位一向乖巧认真的弟弟到了这时就会显得十分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他是在认真,冷静地——固执着。


“我的确就是北斗星司。但现在的北斗星司和当初遇到艾斯前的北斗星司,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杰克隐晦地叹了口气。


“在地球时,您以乡秀树的身份告诉我这是一种超越。但当我离开地球,回到m78,再也不需要用人类的身份,舍弃了地球人的样貌后,北斗星司又有什么价值?”


“以什么身份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本身。地球也好m78也罢,无论在宇宙的任何一颗星球上,都不会发生改变。我说指的超越,并不是指身份上的。新的取代旧的,从一种形态变为另一种形态——这只能说是转变,却不是超越。继承,并且打破局限,这才是我们所做到的。”


“超越。我的确是做到了,但我想说的是,正是因为我拥有北斗星司全部的记忆——甚至是拥有他的全部生活,我就是北斗星司,所以我才能够判断。”


艾斯直视着杰克的眼睛,像一个审判官一样不带任何情绪地陈述着,“从地球离开的北斗星司,是完全不同于没有遇到艾斯地北斗星司的。”


“做事手段,思考方式,甚至是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是有很大变化的。”


杰克无话可说,因为艾斯说得就是这样。


寂静的办公室只有机器运作的轻微声响,一不留神就会忽略过去,就像此时飘忽不定的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几秒,艾斯再次开了口。


“他们都早已死在第一次的事故之中。”


杰克没有说话,他仍旧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慢慢抬起头,就好像又回到了那间医院的大楼,穿过宇宙,穿过地球的大气层,坐在楼顶的天台边缘望着夕阳。


“艾斯并没有赶在事故发生前救下北斗星司与南夕子,但受其感动,才给了他们自己的力量。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艾斯是同样把自己的生命给了他们两人。但夕子本来就肩负着自己星球的使命,她的生命不属于地球。因此,最后只有北斗星司——只有我一人,走上了不同的轨迹。”


“生命的付出是相互的。奥特曼并不是神,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够随意夺取别的生物的生命,同时就没有一种生物能够随意赋予别的生物生命,奥特曼当然也是不能的。”


杰克缓慢地说,不再让自己沉入回忆。


“对不起……”艾斯这才意识到杰克的异常,歉意的眼神里满含着愧疚,他本意并不想因为自己的想法而让杰克陷入回忆中的痛苦。


杰克小幅度地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问题。“你说的是正确的,在生命的层面上人类与奥特曼是同等的。对我来说,杰克在发现已经死去的乡秀树时,是用自己的生命接纳了他,因此乡秀树这个人才得以复活。但同时,他也已经是杰克本身。意志上或许有一个达成共识的过程,但实质在那一瞬间就已经决定了。”


“奥特曼的生命比人类漫长太多,生存的时间与空间都要比人类广阔悠远。但当在地球上,与人类共生时,奥特曼并不是以一种帮助者或者救世主之类的角色出现的,我们只是协助者,既不能全权帮助他们守护地球,更不用说掌握他们的生死,决定他们的未来。”


艾斯赞同得点点头。“我们无法代替人类作出关于地球的选择,因为他们才是这颗星球的居民。任何宇宙生物都不能任意决定其他星球的未来,况且地球人本来就是智慧的生物,重要的是在于他们拥有自己的思想。”


“是的,思想,感情。即使生命短暂又脆弱,人类却因为他们独特复杂的情感在地球上源远流长。这与许多其他的宇宙人是不同的。”杰克露出一个怀念的神情,“地球人就是这样。但感情上的复杂同样是他们的弱点,因此这也是我们需要离开的原因之一。”


“这是互相的。”艾斯舒出一口气,“所以我们需要借助地球人的身份,为了不让他们产生依赖,隐藏身份是必要的。不管怎样,地球的守护最终必须要靠他们自己要去完成的。”


“这是另一个方面。奥特曼的意识层面要比人类深远太多,随意强加入人类之内是会可能发生不幸的结果。意志薄弱之人或许会被吞并,心怀恶念之人则会带来灾难。从这种程度上来说,能够成为奥特曼的人都是十分难得且优秀的。”杰克补充道。


“恶念……”


杰克看了艾斯一眼,“什么?”


艾斯犹豫了一下,缓缓地摇摇头,却仍旧用一种几乎算得上是迟疑的语气继续说着,“恶念也是存在的。”


杰克有些奇妙的眨了眨眼,他挺直身体,微微前倾。在地球上的时间里,艾斯与他是最相像的,这种相似让杰克忍不住想要和艾斯讨论更多——即使是在艾斯这样钻入困境的时候。


“恶念的确是存在的。人类同样具有野望。”


这时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本应该只有两人的房间里。杰克和艾斯一起回头,惊讶地发现背后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人打开。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们几乎是同时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赛文哥!”


“赛文兄长!”


赛文摆摆手,三两步上前跨入办公室内,顺手轻轻的带上了门。他在门外站了有些时候,已经听了不少他的两位弟弟之间的谈话。当初杰克刚从地球归来时是赛文充当了引导者的身份,这次他本意是想让杰克和艾斯两人自己解决一切,却没想到杰克会被艾斯引入死角。


看来是他低估了艾斯的倔强程度,也忽视了那些在杰克心底仍旧存在的困惑。赛文暗自想着,充满无奈和宠溺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看着话题朝着某个不同的方向狂奔而去,赛文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出现。他走到两人面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杰克和艾斯紧张地站立着,艾斯站得笔直,几乎差点要给赛文行一个队礼。杰克被艾斯逗得有点想笑,他抽了一下肩膀,显得十分别扭地低下头。


赛文的脸上露出一个显而易见的微笑,他偏了偏头,等到艾斯和杰克都放松下来后,才游刃有余地开口。


“人类的确是存有恶念的。贪婪,掠夺,残忍,欺瞒,的确是这样。但与那些宇宙人不同的是,他们会改变。”


“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做出改变,付出努力,这就是地球人的优秀之处,也是所谓的人性与良知。”


赛文沉静的尾音在空中激起几乎轻不可见的波澜,艾斯出神般地点了点头。


“但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赛文话锋一转,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换上一副严肃认真的神情。“你真的认为北斗之后的一切是艾斯带给他的?”


艾斯一愣,赛文眼中光芒仿佛利刃般刺中了他,令他避无可避。他艰难的别开视线,几乎来不及思考就匆忙地点了点头。


赛文这才意识到自己过于强硬的逼迫感。他微抿下唇,朝一旁的杰克歉意地笑了一下,这使赛文周围原本过于尖锐的波纹一下变得柔和起来。他轻抚一下艾斯的手臂,等到他的弟弟重新调整好后,才又继续开口。


“虽然我并没有参与你在地球上的生活,但我仍旧记得你将自己的力量交给北斗星司与南夕子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我要你告诉我,”赛文用双手握住艾斯的肩膀,不容拒绝地直视着艾斯的眼睛,“你真的是因为艾斯才遇见南夕子的吗?”


艾斯瞪大了眼睛。在赛文具有诱导效果的声音中他甚至忘了紧张,足足思考了差不多一分钟后才猛地回神,赶紧摇了摇头,“不,您说的我明白了。是的,遇见夕子是在那之前,从福利院逃走的时候。虽然真正认识是复活之后,但的确,遇见南夕子并不是艾斯带给我的。”


赛文这才点点头放开了艾斯。“你们一同死在废墟之中,艾斯只是给了你们未来延续的机会。”


“但那并不能说,北斗星司的未来是艾斯带给他的。”



这时,连杰克也露出些许困惑的神情,与艾斯一起看向赛文。


“人类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无比丰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遇见了什么人,参加了什么组织,发生了什么事,这些都是不确定的。得到奥特曼的力量也是其中之一。这些可能性组成了地球人的一生,与此同时发生的便是[成长]。没有哪种生命是一陈不变的,我们都是如此。”


“你认为现在的北斗星司与最初的是不同的。的确,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赛文只是短暂的停顿一下,没有给露出惊讶和不解神色的两人更多时间,“加入地球防卫军,与超兽和宇宙人作战,北斗星司之后的经历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在经过新的层面的生活后,做事,思考,言语,这一切本来就应该与之前不同。”

 
“这种改变,是北斗星司自己的成长。”



赛文说到这时,意味深长地看了杰克一眼,在收到对方混合着歉意了然和一点不好意思的回望后才满意地笑了一下,重新让视线回到艾斯的脸上。


“你的生活并不是谁带给你的,而是你作为北斗星司自己选择的。没有人可以夺走,仅属于你自己。改变也好不同也罢,无论是痛苦还是欢笑,都是北斗星司本身生命的延续。这些都是你自己所承受的,是成长的必然——作为存在的证明。”


话音落时赛文已经走到另一张桌子前,伸手把一本文件夹从堆满纸张的桌上捞了出来。他抱着文件夹望着杰克和艾斯,思考片刻后仍旧决定让他们自己解决接下来的事情。毕竟只有他们两个的经历是如此相似。


他向门走去,经过艾斯时轻轻揉了揉弟弟的脑袋,在门快要闭合的最后一刻对杰克露出一个微笑。


赛文离开后的寂静就变得不再尴尬。


杰克靠在桌子边缘装模作样地闭目养神,直到艾斯打破了沉默。


“……赛文兄长真是一点没变。”


杰克看着艾斯和他一样地靠在了桌子上,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啊了一声,“你还是叫赛文哥兄长啊。”


艾斯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不然呢?


杰克想了想,突然站直身体,一本正经的握住艾斯的肩膀,满脸诚恳。


“艾斯,你可以叫我哥哥的,就像以前一样。”


艾斯足足盯着他看了十秒,然后用一根手指推开杰克。



“得了杰克,我从五千岁时就没叫过你哥哥了。”



——————————


*杰克自从艾斯不再肯叫他哥哥后就想方设法抓住一切机会让艾斯重新改口,但至今仍未成功。
*另一边,佐菲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艾斯去杰克那儿帮他拿个文件需要这么长时间,并且他又死缠烂打让赛文去“顺便”帮他拿一下文件后,就在佐菲忍无可忍终于决定自己跑一趟时赛文才姗姗来迟。在佐菲的“你们帮我拿文件后顺便去地球转了一圈吗”的夸张声音中,那份文件终于伴随着赛文的白眼被甩在了他的脸上。
*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件谈话的办公室中一个隐蔽的监视器,就像同样没有谁记得佐菲具有查看所有奥特警备队成员办公室监控的权限。


————————
*本来是想作为上一篇同人的补充番外,没想到原本决定的主题在途中一去不复返回肠千百转(。所有观点和理解都是属于作者个人的,与官设中的杰克艾斯赛文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都是圆谷的,只有ooc都是我的(。
*对被我强行扔进纠结局面的杰克和艾斯表示真诚的歉意,以及对来拯救话题职业救场的赛文致以崇高的敬意。
*感谢阅读。

评论(23)
热度(32)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