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奥特曼同人]白昼梦(乡秀树中心)

来自Euphoria群练月梗。
梗:四月是你的谎言
跑题,是一定的(。


警告:对TV37-38的一个度极端脑补看到梗时就想到的脑洞,实际内容可能并没有太大关系。与TV剧情有(很大)出入,撕裂原作向。可能有十分隐晦的乡秀树/坂田健和杰克/赛文的暗示,斜杠什么也不代表。可能还有一点点中二向的非实际性自害描写。他们都是圆谷的,只有OOC和脑洞是我的。
注意避雷!真的挺雷(。)!




[过不了多久就是大赛了。虽然你现在已经是MAT队员了,可本心却不要忘记了啊。]


[是。]


[改装已经全部完成了。那天我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你们的。]


[是!]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胡乱地打着卷黏在他的额头上。坂田汽车修理店几个字安安静静地印在窗户上,乡秀树深吸了几口气,逼迫自己平稳住呼吸——这使他心脏跳动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一下,一下,一下,在他的胸膛中心惊胆战地跳动着。


他拉开了门,拖着沉重的双腿进进出出,从一边到另一边,从一角到另一角,仔仔细细得查看着,甚至是专属于次郎的小杂物间——里面有着次郎经常背着坂田从店里搜刮到的各种各样没用的小零件。


没有。


哪里都没有。


乡秀树狠狠地用拳砸了一下桌子,桌上几片金属齿轮零件滑了下去,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究竟放到哪里了?哪里都没有。


流星二号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


这让乡秀树几乎晕厥过去,他仿佛被钉住一般得凝滞在原地,摇摇晃晃地快要倒下。


他恍惚了一下——猛地回过了神。


“……!”


视野的落差让他差点从天台上跌落下去,乡秀树慌乱地想要后退几步,然后狠狠地从边缘的那阶台阶摔倒在天台的水泥地上。


白日梦。


乡秀树皱着眉毛揉揉疼痛的脚踝,他的心脏快速的跳动着,这是差点坠楼的心有余悸。


站在天台边缘上居然会做白日梦……乡秀树狠狠地甩了甩脑袋,让已经乱成一团糟的思绪恢复平静。


差一点就没命了……


从这么高的楼顶摔下去,一定会死的吧。


乡秀树站了起来,从远处大楼的空隙中能够看到逐渐失色的太阳,正午过后,原本刺目的光芒变得温和起来,那层耀眼的光圈慢慢晕开形成一片暧昧的橘色。


过不了多久,逝去的灵魂就会迎向夕阳,归入夜空。


他再次踏上了边缘的台阶。既然登上了高处就想更多的接近极限,这里是最好的位置,看风景的位置,放空思绪的位置——


——跳下去的位置。


街道上偶尔出现几个急匆匆的行人,还有一次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推着一张担架快速地向远处走去。乡秀树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流星二号被放在哪里了?修理店中没有的话,是被坂田先生放在别的地方了吗?他苦恼地皱着眉,坂田先生就在他脚下——大概三四层的样子,另一边的房间里还有秋子。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回修理店找一找吧,还是直接下去问坂田先生……?


天台上的风要比正常高度时强上很多,原本平和的天气现在却有种风声猎猎的气势。乡秀树往前挪了一小步。MAT队员在医院楼顶坠楼身亡,明天大概没有比这更会令人惊奇的新闻了吧。他缩了下肩膀,想要从台阶上退下去。


普通人类从这掉下去的话,一定会没命的。


这是常识,也是最正确不过的认知。


但是,如果他跳下去呢。


如果他真的跳下去呢跳下去呢跳下去呢跳下去呢跳下去呢。


乡秀树吞了吞口水,恐惧地几乎快要流下泪来。


“无法承受的话,就跳下去吧。”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乡仿佛被声音拉回来般从台阶上摔了下来——摔在天台的水泥地上。他慌乱地寻找着声源,这时才看到离他不远处的一个男人,逆着光的人影只能看出个轮廓,可心中那种奇妙的熟悉的冲动令他几乎立刻开口:


“坂田先生?”


不,不是的。


等男人走近乡秀树才看到这是一张陌生的脸。除了他的眼神在某个瞬间会让乡觉得有些像坂田健,那张脸和坂田完全不一样。


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居高临下般地看着摔倒在地的乡秀树,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毫无波澜,几乎不带任何情感,却微妙地带着些劝服的意味。


“无法承受的话,就跳下去吧。”


这简直就是引诱了。


“开什么玩笑!”乡秀树不受控制地朝他大叫着,“人类从那跳下去的话,是一定会没命的!”


乡秀树现在,是在无比真实得恐惧着死亡。


这时那人微不可见地低垂了下眼睛,他轻皱眉毛,显出一丝不可察觉的歉意和怜悯。


就连空气都沉重了起来,时间仿佛缓慢了很多,有种梦境的不真实感。临界点一触即发,乡秀树突然想回到修理店,去找那辆不知在什么地方的流星二号。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乡猛地爬了起来,横冲直撞地推开面前的男人从楼梯跑了下去。






等他再回到这儿——重新站在天台上时,他平静地就像已经死去。乡秀树再一次爬上了天台边缘。


这次他觉得楼顶更高了,风声在他耳边形成一团杂乱的噪音,就像医用仪器发出的最后悲鸣,尖锐刺耳,有种无力回天的讽刺感,在他脑中尖叫着,叫嚣着,引诱着。


然后声音骤然停止,一切归于宁静。


死亡的声音。


——如果真的跳下去呢?


普通的人类,是无法承受这种高度的冲击的,如果真的跳下去,一定是会死掉的吧。就像车祸一样。


正是像车祸一样。


“下来吧,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乡秀树吃惊得瞪大眼睛,他没敢做出太大的动作,而是小心翼翼地侧开身体回过头。这时他才发现之前的男人并没有离开,甚至仍旧站在刚才的位置上。


“你是什么人?”


乡秀树带着些警觉的看着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刚才诱导我跳下大楼,为什么你不是人类。通常来说这个时候身为MAT队员应该立刻展开防御——或者进攻,可乡却连把枪从枪套中抽出来的力气都失去了。确切的说,除了跳下去和流星二号,乡秀树的脑中已经全部蒙上一层水雾。


“我叫诸星。”


自称是诸星的男人靠近了几步,他恰到好处地停在乡秀树面前,既不具有攻击性也没有任何压迫感。


乡点点头。事实上他只是机械得看着对方开合了嘴唇,甚至没有听清对方究竟有没有发出声音。


深深地看了乡秀树一眼,诸星重新改了口,“如果无法承受的话,就跳下去吧。”


跳下去吧。


跳下去吧跳下去吧跳下去吧跳下去吧跳下去吧跳下去吧。


乡秀树无法忍受得在心底大叫一声,濒死般的倒下。


他跌了下去。


——会死,会摔死,坠楼身亡。


不。


一道光芒闪过,就在他快要接触地面的时候,杰克出现了。


人类从那么高的楼顶上跳下来,是一定会死的。这个常识是正确的。


乡秀树没有死。他变身为杰克,甚至还和一个怪兽与一个宇宙人打了一架,即使之后伤痕累累、濒临死亡、失去所有的能量,可他仍旧回来了。


但乡秀树却认为,在快要接触地面、杰克出现的那一瞬间,他作为人类的某部分的确死去了。坠楼身亡,就像车祸一样。








失去所有能量的感受是十分奇妙的,那个时候就如同死亡一样。乡秀树睁开眼,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不明白为何竟是以人类的姿态存在着。首先感受到的是眩晕,然后接踵而至的是疼痛,就好像是真的坠楼了一般,四肢张开地躺在地上。


有人走了过来,轻柔地把他扶起。


“无法承受的话哭泣就可以了。无法忍受的话再去战斗就可以了。”


他被掐住喉咙般的呜咽一声,抱住那人的腰,狠狠地把头埋入对方的胸前。


“赛文哥……”


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对方用手轻抚一下他的后背,长长得舒了口气。


那句压在喉咙深处被哭泣撕裂的话轻不可闻得消散在他唇边。



——您把流星二号放在哪里了?



——————
尝试日系风失败的产物(。语死早和丧病的脑洞十分抱歉,您所感受到的一切不适都是我的锅。
以及再次对无论什么cp什么梗都来惯例串场的赛文致以崇高敬意。来自一个七爷痴汉的最大程度表白。(((
感谢阅读。

评论(29)
热度(22)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