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将死

两个脑洞的混合。全部都是对律爷的汹涌痴汉之情,和对探花隐晦的痴汉之情。
同人私设严重,OOC得没边。

——————

这是他吐出的第八口血。他的嘴角流下一股股黑红的血液,他的腰上还插着一把刀,一把已经穿透了他的胃的刀。

死亡慢慢浸透了他的身体,先从他的脚尖,再到他的大腿,越过腰间那块隔得他生疼的大总管的玉牌,一直到他的胸膛,现在就要爬上他的脑袋。

他虽然还能说话,但已经没剩几口气;他虽然还能移动,却失去了仅存的力气。一个一生中只会欺骗和背叛的人,在自己尝到被唯一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后,是合该会失去生命的。可他到底还没有死透,即使毒入骨髓,律香川仍旧活着。

他的指尖流着血,指甲断裂陷在肉里,疼痛和屈辱令他浑身颤抖着,没有人能忍受这种耻辱,特别是律香川,尤其是律香川。他像条濒死的野狗一般趴在地上苟延残喘着,发出阵阵低沉的笑声,被血堵塞的喉咙让这笑声显出一丝可怕的味道,但他唇边的笑容是真的,心底的恨意也是真的。

就连他被水雾浸湿的双眼中的柔情同样是真的。

他含情脉脉地眨了眨眼睛,唇角的笑容更加温柔了几分。能让律香川流露出如此深刻感情的,只有老伯,只能是老伯。孙府的孙玉伯。

易潜龙说过这个人说谎的时候显得最诚实可爱,那么律香川在充满仇恨的时候也一定是最温柔甜蜜的。

就像是现在。







他动了动眼皮,眼前是一双云纹滚银边的白色软靴,站在他面前是一个一身白衣的俊逸男人。没人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此,也没人知道他如何在此出现。

律香川没有错过对方指间一闪而过的小刀。他不动声色得撤回已经到了掌心的银针,眼神柔软得望着对方,看起来虚弱又无害。

“同样是使用暗器之人,有的人却是个十足的侠客义士。”他的声音沙哑而破碎,却并不能掩盖其中显而易见的钦佩赞美之情,律香川甚至眨了眨眼睛,显出一副向往仰慕的乖巧模样。

没有人可以这样轻描淡写地把他的小刀归作暗器。白衣人转了转眼睛,面上却摇摇头,颇有些为难可惜的样子:“侠客义士可是难做得很。我这个人向来怕麻烦,孙府的麻烦就更是不敢招惹了。”

律香川费力地抬起手,轻轻地抚过耳侧,整理了一下散乱的额发。律香川向来是最善解人意的,那些如沐春风的微笑从来不会让人感到为难。他咽下口中的第九口血,笑弯了眼睛,就像是在安慰对方一般体贴地点点头,眼中满满的是柔情和甜蜜。

“朋友与我有什么仇恨吗?”白衣人大大地叹了口气,指间寒光闪烁,几声轻不可闻的金属碰撞声后,他的脚边多了几根细长的银针。“就算我真是个侠客义士,也不会想救一个要杀死我的人。”

律香川说不出话来,他剧烈地颤抖两下,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黑红的血液在他胸前形成一道道斑驳的痕迹,像藤蔓一样在他身下蔓延。他的脸因为痛苦扭曲着,他的身体因为屈辱而蜷缩着,他努力睁大眼睛,生理性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滑落。那些深藏在心底已经与柔情无法区别的恨意就像血液一样从他体内喷涌而出,令他的眼睛明亮异常,泛起波光潋滟的水光。

某种意义上,同样是强烈的感情,爱与恨本来就没什么分别。尤其是对律香川来说。

他就像是个深陷恋情的腼腆少年,带着敬仰和爱慕低声嘤咛着,诉说着最甜蜜的诅咒。

这种落差让白衣人觉得毛骨悚然。他骇然地看律香川一眼,带着些许怜悯意味地叹了一声。这样深刻的仇恨,想必他一定是受到过常人无法想象的苦难与折磨。都说孙府的律大总管少年得志深得老伯器重,有人艳羡不已也有人恨之入骨,可现在在他看来律香川只是个可怜人而已。

但有一件事是对的。

只要是孙府的客人,只要是被孙府律香川招待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心满意足宾至如归的。只是被律香川看着,就会有种遇到了天底下最好的朋友的感觉,愿意对他敞开心扉,情愿为他出生入死。

白衣人再次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只精致小巧的白瓷细口瓶。

虽然现在这种情形绝不是什么宾主尽欢的场景,虽然方才对方甚至想要置他于死地,白衣人不得不承认,至少他是不想杀死律香川的。一个无冤无仇想要杀死你但你却并不想杀死他的人,已经比很多朋友要来得亲近多了。

他把白瓷小瓶放在律香川的手里,望着对方也露出一个真实的温和笑容。

他柔声道:“很多人都想杀死我,有熟人也有陌生人,你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律香川抬眼看他,勉强地勾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这次他甚至没有隐藏笑容里的讽刺和挖苦。

白衣人苦笑着摇摇头:“看来今天我的确是要做一回这侠客义士的活计了。”

律香川的眼神立刻柔软了下去,带着些恰到好处的敬仰和歉意。白衣人起身而立,足下轻点,片刻便失去了踪影。

律香川紧紧地握住瓶子,如果不是极度虚弱的状态恐怕那小小的瓷瓶早已在他手中化为碎片。他嘴角边的笑容越来越深刻,即使律香川是最虚伪做作的人,也没有人会怀疑这时他眼中真实的喜悦。

他歪着头,微抿唇,如痴如醉地用视线描绘着瓶身上的花纹,如情人般专注,如猫仔般可爱。

一遍又一遍。


——————————
是的就是小李,私心想让我喜欢的角色都见上那么一面,谈上那么一次人生。
虽然这并不算谈人生,并且八成没人能和律爷愉快和谐同一频道地谈人生(。

评论(45)
热度(7)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