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奥特曼同人]佐菲之死 (KUSO 六兄弟)

又名:无敌的佐菲队长又倒下了。



警告:只是个kuso。主奥特六兄弟,有部分奥拟人的描写,或许有隐晦的泰罗/艾斯和佐菲/赛文的cp暗示(大概),斜杠什么也不代表。
他们都是圆谷的,只有ooc是我的。


注意避雷。




其实就是个坑弟的故事。
————————————


佐菲出事了。


当初代带来这个消息的时候,泰罗正挂在艾斯身上抢桌子上那最后一块小饼干。他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眼疾手快地把最后一块小饼干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得开始嚼了起来,粉末状的饼干渣从他嘴角喷洒在艾斯的身上。


当他嚼到第六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初代说了什么。


泰罗转动了一下眼珠,肩膀狠狠抽动了两下——他努力不让嘴里的饼干渣因为狂笑而喷出来,声音含含糊糊地扭曲着,“二哥你是不是被杰克哥给意念控制了!”


一旁饶有兴趣观察艾斯越来越黑的脸色的杰克表示中了一枪。


脖子里又被喷上一口饼干渣的艾斯翻了个白眼,用一根手指戳戳挂在他身上的泰罗的示意他赶紧下去。


仰着脖子扭动的泰罗没注意到他哥哥的暗示,一把搂过艾斯的脖子笑得东倒西歪,“佐菲大哥教训我时都揍得那么狠,怎么可能被坑在这渣渣战争中嘛!”


“其实我也能揍你揍得挺狠的。”艾斯冷淡地拎着泰罗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试图把挂在自己身上的泰罗给甩下来。经过泰罗这几下折腾,艾斯觉得那些喷在他脖子上的饼干渣已经顺着领子粘满了他整个后背,令他付出了极大的毅力才没有一巴掌糊到面前泰罗那张鼓着腮帮子咽小饼干的脸上。


被无视了的初代有点委屈。他看了一眼坐在桌边仍旧一脸淡定地看书的赛文,咳嗽一声,又重复一遍。


“佐菲在努诺星的K区域附近殉职。”


他提高了些声音,紧皱着眉毛,嘴角下撇,看起来严肃而认真。


这时泰罗才停止了嬉笑,他愣了一下,把死赖在艾斯脖子上的手收了回来。艾斯没有理他,刚才被泰罗闹得他几乎没有注意到初代究竟说了些什么,而现在,艾斯看着门口的初代,出神的思考着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杰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但他现在的确站着——还碰翻了他一直坐着的椅子。他和艾斯对视了一眼,吞咽一下口水,小心翼翼地望向初代,“二、二哥,你说啥?!”


于是初代面无表情言简意赅地说了第三遍:“佐菲死了。”


房间里的气氛立刻冷了下来,只有赛文仿佛没听到般地仍旧看着他放在膝盖上的那本厚厚的书,他甚至慢条斯理地从口袋中取出一支精致的金属书签,将它夹在摊开的那一页上,轻轻地合上书本,把书放到桌子上。


——只有离他最近的杰克才眼尖地看到那支金属书签在被放进书页中前就已经在赛文手中变成了两截。


赛文站了起来,他向前走出几步,越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成了一排的三个弟弟,停在他们身前几步直面着初代,就像为他的弟弟们挡下了那个事实。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的表情如常,无波无澜,他的声音冷静沉稳,仿佛比初代还要镇定几分。赛文微眯着眼睛,双手抱臂看着初代,脑中飞速的思考着。


初代觉得压力很大。他被赛文看得有点发毛,头一回真真切切地理解了为什么那么难搞的泰罗在赛文几个眼神下就能老实下来。


“就是刚才。”


“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是得到了警备队联络员的密报。”


“能确定消息的准确性吗?”


“大概再过一会,警备队的公告会让整个光之国都知道这件事了吧。”


赛文发出疑问的气势戛然而止,这时他们手腕上的联络器应景得发出了声音,随着几句仓促的说明,接下来就是一串长长的死亡名单。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仔得细辨认着那些名字。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佐菲的名字就是那份名单中的第一个。


初代闭着眼睛靠着墙,杰克艾斯泰罗在听到“佐菲”一词时就已经出神地呆望着地面,只有赛文一个人仔细听着联络器中的公告,他甚至听完了名单之后那个毫无感情的机械女声念出的极度官方式的悼词。


在听完“光之国永远记住他们的荣耀”这句后,赛文才按掉了自己手腕上的机器。


这时三个发愣的弟弟才大梦初醒般的回过神。杰克和艾斯面面相觑,艾斯瞪大了眼睛,手臂以可见的幅度颤抖起来,杰克脚下一个不稳,几乎差点跌倒在地。泰罗张了张口,他吞咽了一下,才摇摇晃晃地上前,求助般的一把拽住赛文的胳膊,“表……表哥,佐菲大哥他……他真的……”


那个词儿泰罗停顿了好几下,还是没有说出口。


赛文拍了拍泰罗的肩膀,用手掌轻抚几下他的后背。他拉着泰罗走到杰克和艾斯面前,把弟弟们一个一个地摁在椅子上,之后才回到初代旁边。


“二哥。”赛文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的声音维持在了一贯的冷静自若上。


初代复杂地看着他,赛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您可以和我详细说一下吗?”


初代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他同赛文一起走了出去,轻轻地带上门。


“究竟是怎么回事?”


赛文压低了声音,在走廊尽头停下脚步。


初代沉默了很久,他在脑中起码想出了十种说辞,以及可能不止十种的安慰,最终在赛文毫无温度的眼神中败下阵来,选择放弃。


“就是这么回事。”他摊开手,悠长地叹了口气,“就像你听到的,佐菲殉职了,地点在努诺星的K区域。”


初代的声音很快消逝在这条回廊里。他咬了咬牙,准确接受赛文的怒火,或者别的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赛文什么也没说,他只是嗯了一声,他的冰斧还乖巧的立在他的头发上,周围的墙壁也没有出现什么被重击后凹陷的裂痕。


初代惊讶的看了赛文一眼,而赛文却已经转身离开。


“二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他快速地说着,仿佛真的有事一般。跨出几步后,赛文顿了顿脚步,“杰克艾斯泰罗他们就拜托您了。”话音落时赛文已经走出很远了,然后一个转弯消失在初代视线中。


这时初代才确实觉得,赛文,应该真的有事。


有事。


初代脚下晃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先去看看另外三个弟弟。毕竟,看起来最令人省心的赛文,如果真的想做些什么不省心的事,那可比另外三个加在一起还要难搞。


反正初代自认为是没那个能力劝服赛文。


而兄弟之中唯一一个有办法对付这种赛文的人——初代长长得又叹了口气,推开了之前那件房间的门。


首先迎接他的是泰罗的一拳。


初代木着脸用手掌挡过这一拳,顺势抓住泰罗的拳头把他整个人拽向了自己,然后来了个轻柔的过肩摔——当然不是真的摔了下去。


泰罗一只脚撑着地稍微翻下身就爬了起来,指着初代的鼻子控诉地大声尖叫着,“要不是我没信佐菲大哥挂了,我还真的以为大哥的魂魄来找我算去年的账呢!”


杰克吞了吞口水,把那句“去年你对佐菲大哥做了什么”给咽了下去。时机不对,时机不对,杰克其实是个十分有原则懂得场合的人。所以他继续俯瞰全局,选择沉默围观。


这时初代才看到另外几个人,杰克隔着老远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在杰克对面的是坐在椅子上的艾斯,和在艾斯旁边站着弯下腰低声说着什么的,出现在死亡名单上第一行的佐菲。


初代由衷得翻了个白眼。


佐菲讪讪地笑着,小心翼翼地安抚着艾斯。当泰罗走过来身体一歪靠在艾斯的身上时,艾斯才淡淡的开口,斜着眼睛瞪了佐菲一眼,“佐菲大哥,以后你的那份小饼干都是泰罗的了。”


泰罗重新挂在艾斯身上朝他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佐菲噎了一下,他突然觉得那些安慰和道歉的话就像小饼干一样被他咽回了肚子。


“没事,反正你也没准时过几次,你曾经的那些小饼干也都是泰罗的。”


初代适时地补上一刀。


佐菲没空反击,他没有错过艾斯声音中那淡淡的鼻音,再一次地轻声安慰了这位相对而言最乖巧的弟弟几句。


直到艾斯因为泰罗歪扭着身体倒在他背上,那些饼干碎屑紧贴上皮肤的触感让艾斯立刻甩开泰罗与对方进行了一场关于小饼干的唇枪舌战时,佐菲才松了口气。


杰克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快要扭打起来的艾斯和泰罗,默默帮他们捡起最重要的话题。


“佐菲大哥你这招太损了。”


杰克说着,一脸义愤填膺,甚至还挥了挥手臂来表达他被伤害的心灵。


“哎杰克,这其实不是我的意思。”佐菲一脸高深莫测地拍了拍杰克的后背,杰克满脸不屑地哼唧了一声。


“真的,这个其实是——”


“大队长的意思。”


佐菲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一只手臂搭上初代的肩膀。


初代根本懒得理他,及其敷衍地应了一声,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赶紧补了一句,“但让我来特·意·通知你们一声是佐菲的意思。”


“就算是父亲的意思,骗骗别人骗骗光之国的公民也就算了,怎么可能有必要瞒着我们嘛。”


泰罗插了一句,艾斯难得没有反驳他,也同样挂着一副控诉的表情点了点头。


“而且二哥你还助纣为虐!”杰克本着一个也不放过的原则,推了一把初代。


初代狠狠地跌了一下,他眼观鼻鼻观心,默默远离佐菲一步。


“你这是在坑弟啊大哥。”


佐菲本来想说你们都坑了那么多年的哥了我就意思意思坑一下你们就算了,扫一眼几个弟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少了一个。


“嗯?赛文呢?”


初代见他终于是想起了这一茬,古怪的皱了皱眉想要换上一张为难担忧的脸,但他努力了几次,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挂上了一个在佐菲看来十分明目张胆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哦,他说他有事,他先走了。”


初代轻描淡写地摆摆手。


佐菲心中咯噔一下。


“哦……有事啊……”


这时泰罗也迅速跟上了初代的节奏,他转了转眼睛,幸灾乐祸的意味有过之无不及。


“二哥,本来我们差点就信了,然后是泰罗在你和赛文哥走后再说服我们的。”


杰克含蓄地笑了一下,他没太好意思表现得过于落井下石,于是扭头装模作样地对初代解释道。


只有艾斯表现出了真心实意的担心,他不安地眨眨眼睛,直接道出了事实,“赛文兄长大概还不知道佐菲大哥你其实是在骗我们吧。”


佐菲被那个骗字激得抖了一下,泰罗唯恐天下不乱地凑上来,大声宣布着,打破了佐菲心中原本的邪恶小计划:


“是的,我们三个都没信。结果就是其实只有表哥一个人信了。”


他夸张地摇了摇头,对佐菲露出一个内涵丰富的眼神。


光之国永远记住你们的荣耀。


在除了艾斯以外三个弟弟的眼神中,佐菲突然想起了刚才那段对他的悼词。


“大哥,你去看下赛文哥吧。”杰克十分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佐菲默然地转身,在弟弟们极度虚伪看似担忧实则起哄的眼神中推开了门。




其实当佐菲找到赛文时,情形看起来远没有那几个永远不嫌事大的弟弟们想得那么剑拔弩张,甚至反而还有那么点儿宁静祥和的意味。


赛文窝在一张宽大舒适的椅子里,桌子上是一堆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文件,一旁的显示器发出幽幽的蓝光。他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时抬起头,看了一眼佐菲。


“大哥。”


没有像泰罗和杰克那样的大呼小叫,也没有艾斯的难以置信,赛文甚至没有停下手中的事,只随意地朝佐菲点了点头。


佐菲有点尴尬,他攥着门把手晃了一下又一下,终于跨进了房间——颇有点视死如归的味道。


“赛文。”


赛文从手中的工作中抽离,他坐直了一些,指着桌子对面的一张椅子,“佐菲大哥,您不坐下吗?”


佐菲看了一眼那张宽大的长桌,又看了眼周围昂贵的仪器和那些后面整齐的珍贵文件资料,无声地哽咽了一下,“不了……”他并不想让局面变成一次谈判桌上的审讯节目,更不敢计算屋子里那些仪器和文件价值他多长时间的工资。


赛文没有坚持,他身体后倾将椅子推离开,像一个十分谦卑的弟弟一样赶忙站了起来,站在佐菲面前。


成了,你们想看的剑拔弩张的对峙局面。佐菲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面色平静的弟弟,心中后悔刚才没有顺着台阶坐下。可转念想该来的总会来,只能配合得挂上一个兄长式的宽慰笑容,两步上前拍上赛文的肩膀。


赛文在佐菲迈开第一步时就已经换掉了那张兄友弟恭的表情。他盯着佐菲放在他肩上的手,视线从食指指尖开始沿着胳膊一寸一寸得移到对方脸上,长长得哦了一声,“原来您没殉职啊。”


佐菲被赛文看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撤去,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儿扭曲。搭在赛文肩上的手仿佛有千吨重,他放也不是收也不是,浑身僵硬语气古怪地打了个哈哈,“是啊哈哈。”


赛文没理他,他后退了一步,“哦。”


佐菲那只犹豫不决的手就这么悬在两人之间,他尴尬的摸摸鼻子,放软了声音,显出一副诚恳又悔恨的模样,“我听你二哥说了,”他若无其事地强调了“你二哥”三个字儿,“我没想到——”你会是中招的那一个。后面半句话佐菲没敢说出口。


说真的,他只是想报复一下下面那三个从不让人省心的小的,在他们伤心欲绝决定痛改前非时再猛得出现适时地告诉他们以后少给他们的大哥惹事儿——可他真的没有想过要欺骗赛文。佐菲突然觉得有点胃疼,当初究竟自己怎么想的,初代那个坑哥的为什么没有提醒他赛文的问题。


不过其实事出之前谁也没料到会这样,不然就算让佐菲收拾十件那三个小的惹出的烂摊子,他也不想以这种方式招惹到赛文。他突然有点后悔不该这么孤身一人来找这位可能正在气头上的弟弟。


佐菲心中杂七杂八的思绪绕了千百转,面上还是一副正气凛然的诚恳好大哥形象,道歉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还是被他吞了下去。


“你在这儿做什么呢?”他故作轻松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地问道。


赛文深深地看他一眼,半响后才动了动手指,打破这寂静尴尬的气氛。“我在找努诺星的官方勘测资料。”他回到桌子前,用手拢了拢桌上那些散乱的文件。


佐菲松了口气,他两步跨到桌前,看着那堆被赛文不知道从哪儿扒拉出来的文件,有点心虚地嗯了一声,“努诺星的资料?”


“是的。我还进入了警备队战时监测系统,调出了份近期努诺星上的监测档案,”赛文顿了一下,突然露出一个略带不好意思的微笑,缓缓地补充了一句,“使用的是您的权限。”


佐菲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太阳穴无法抑制地疼了起来。“……好,那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勉勉强强吧。”赛文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重新恢复成了最开始的面无表情,“我既没发现努诺星上有什么原因可能会令m87光线无法使用,也没有找到能够击败m87光线的敌对将领。”


“结论就是,那所谓的殉职只不过是您和二哥的一个拙劣的玩笑和恶劣的欺骗。”


佐菲狠狠地呛了一下,他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纠正道:“这叫——战略性诱敌。”他摸了摸下巴,肯定地点点头,“战略性诱敌。”


赛文斜他一眼,从桌上抓起什么狠狠地扔向佐菲。佐菲下意识地伸手去接,虽然他总觉得赛文的气势就像是向他投出了冰斧,而且是瞄着计时器的那种投法。


事实就是佐菲的确是在自己胸口前——距离计时器只有几厘米的位置抓住赛文扔来的那片玩意儿的,而且摸起来是一片还算尖锐的金属。佐菲没敢假设如果没接到的话那他的计时器会不会应声而碎,他用手指捏住这片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支断裂的金属书签。


哦,太眼熟了。这不是他送给赛文的,用某个已经化为星屑的星球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稀有金属制成的书签嘛。还花了他大半个月的工资。


就在佐菲思考另一半书签在哪以及还有没有补救的希望的时候,赛文已经走到了门前。


“大哥。下次时我希望你也能像这样,特意让二哥来告诉我们。”


佐菲被他一堵,讪讪地笑了一下,缓缓地舒了口气,放低声音,做出了正式的道歉,“抱歉,赛文。”


赛文直视着他的眼睛,沉默了大概十秒的样子,终于别开视线,推门离去。


佐菲叹息一声,无奈地笑了起来。下次,没有下次,佐菲发誓他再也不会用这种方式考验自己的承受力了。


门闭合时锁扣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赛文离去前那副认真的表情的影像还残留在他的视野之内。



佐菲愣了一下,笑容戛然而止。







——————————————

*赛文回去之后,在泰罗起哄式的安慰声中从一个隐蔽的桌柜隔层里拿出了艾斯为了防火防盗防泰罗而藏起来的最后三块小饼干,全部塞进了自己嘴里。
*泰罗因此一把抱住在赛文之后回来的佐菲,一边嚷嚷着“因为大哥你表哥才会全部吃光了我的小饼干所以大哥去年的事你我就算扯平了我也让你替表哥赔我小饼干啦”,一边躲着艾斯痛失小饼干而对他冲击来的怒火。
*很久之后,当某个星系正值战争,初代再次推开这儿的门时,因为果汁软糖而唇枪舌战扭在一团的艾斯和泰罗谁也没有停下战斗,初代只走到赛文身边轻声说了什么,然后就匆忙离开。只有杰克眼尖得看到初代离开前交给赛文的,是一支半截的金属书签。





——————————
谈人生谈多了就想吃点轻松小糖饼(。只是个KUSO,其实什么也没有。


所有的不适都是我的锅。
感谢阅读。

评论(26)
热度(32)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