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奥特曼同人] Schatten|阴影(主赛文)

警告:原创角色有(OMC)私设脑补严重注意。过度的脑补,或许严重的OOC,仍旧有部分奥拟人描写。全部都是私货。英明神武的赛文老师是圆谷的,脑洞和OOC全都是我的。

注意避雷。


故事发生在TV剧情之前,地球还没成立防卫军、人类刚开始面临宇宙侵略怪兽威胁的时候。所有人都没出场,诸星团也不存在。

揭秘奥特赛文剩下两个从未登场的怪兽胶囊的秘密系列之一。

——————

那是一张巨大的网。一张用细密的铁丝做成的铁网,里面是一团黑糊糊扭动的影子。确切的说,是一团像是影子一样的东西,但它是有实体的,也就是说是有攻击性的——已经有不少人死在了它那不时发射出的白色光线下。没人知道这团影子里是什么东西,不过事实上也不用知道,只要它死了,那么它就什么也不是。

强烈的电流发出滋滋的声响,那张铁网已然变成一张危险可怕的电网,那团黑影发出几声尖锐的悲鸣,渐渐安静了下去。

很少有什么生命能够从高压电流下逃脱,电击,的确是聪明又便捷的方法,甚至不需要劳烦专业的相关部门的力量。

围观的人们发出一声声庆幸和唏嘘的欢呼,在人群边缘有一个身穿披风的人影。黑色的斗篷裹住了他的全身,巨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只留下一片模糊的轮廓。通常来说这样的人十分显眼,可沉浸在打倒了怪物劫后余生的喜悦中的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在引起新一轮的混乱之前,那个人影拉紧了披风,快速地沿着街道离去,消失在某个巷口前。






夜晚是黑暗扩张的时候,阴影笼罩着整个东京城。夜空中无星无月,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层层黑色的烟雾,天空的界限模糊了起来。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人类全都陷入沉睡,就连永远不会缺少的醉汉和闹事鬼在今晚都识趣得待在各自的家中,仿佛意识到了空气中的不寻常。道路旁只剩三两个路灯忽明忽暗得苟延残喘着,下一秒就有可能永远熄灭下去。

即使是夜晚他仍旧没有放下身上那件巨大厚重的披风,他甚至还带着兜帽,包裹住全身的黑色快要让他融于黑夜之中。

阴影。

他低声叹息一声,集中了精神力戒备着周围的环境。

一团黑色的烟雾从后方向他袭来,不,那应该说是一束拥有实体的影子,像一柄长长的利刃朝着他凌然而来。他猛地转身,那束黑影突兀地停止在他身前,就像被什么阻挡住了一般。强烈的气流吹起他的披风,昏暗的灯光下仍旧可以看出,那显然不是人类。

“真是难以置信的精神念力。”

一个诡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团利刃般的黑影扭动了两下,消散在空气中。

赛文上身很放松,脚下却蓄势待发,他索性解下略显碍事的披风,警觉地望着漆黑的巷口深处。

从那出现的是一个十分平常的人影,黑色的长风衣让他看起来就像是黑夜阴影的实体化,等到走近一些的时候,赛文看到那是一张西方人面孔的脸,有着略显不协调的黑色长发和黑色眼睛。

“沙顿。”

那人笑了一下,黑色的长发不自然的飘起,就像随时会与黑夜连成一片,“竟然知道的我的种族,看来我真是遇到了有趣的人物。”

赛文看着对方那张人类的脸,后退几步,摆出个防备的姿势。“你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在地球上第一个吞噬的人类——你放心,当我吞下他的时候他已经死去了,因此入乡随俗,用了他的外表。至于这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是我本来种族的影响。”

他没有忽略赛文那明显的戒备姿态,他转了转眼睛,了然地笑了一声。

“如此卓越的精神念力,还有这样的外表——看看那副漂亮的冰斧,你一定是奥特赛文。”

赛文不置可否,“我曾经去过沙顿星——”

“沙顿,阴影。你们通常就像影子一样活动着,简直就是宇宙阴影本身一样的存在。他们是沙顿星的原住民,但直至今日已经所剩无几,甚至一直被怀疑已经灭绝。就连科学局和观测局里的记录也十分笼统有限,但据我所知仍旧有一只以上的沙顿游荡在宇宙。”

“你说得不错。我们是沙顿一族的末裔。”

“我和我的弟弟偶然来到地球,不过是游玩而已。”沙顿摇摇晃晃地向赛文走近,露出一个略带讽刺的笑容,“至于我弟弟——白天的时候你也见过了。”

沙顿的末裔。赛文皱了皱眉,“你要做什么?”

“人类杀死了我的弟弟,我当然要以牙还牙。”他认真地点点头,理所应当地摊开手。

“但现在你面前的是我。”

“你要阻止我?”沙顿甩了甩手臂,夸张地摆出一副疑惑为难的表情,“一个合格优秀的观测员真不该插手别的星球的事。”

“340号的地球观测记录,你应该看一看那份文件的。”

沙顿停顿了几秒,转了转眼睛,“这很不合理。”

赛文这时才又给了他一个正式的眼神。

“这不合理,”沙顿重复一遍,阴戚戚得笑了一声,“地球人杀死了我的弟弟,你没有阻止。现在你要来阻止我。”

“已经有不少地球人死在你弟弟手下了。”赛文直视他,不为所动,话中的暗示显而易见。

“地球人想要抓住他,他只是反击,倒成了凶手?”

“最开始如果你的弟弟不是因为好奇心想要将一个人类拖进阴影里的话,人类甚至根本不会发觉你的存在。”

“你也说了,好奇。他直到人类抓住他之前,并没有作出哪怕一点对人类实质性的伤害。而地球人却杀死了他。”他聪明得强调着实质性伤害几个字,沙顿抬了抬手,几股黑影从他脚下盘旋而上,虚虚浮浮地缠绕在他身边。“依你们的观点来看,地球人这么做有是正确合理的?”

赛文沉默半响,剑拔弩张的气氛静止了几秒。他显得十分踌躇,手指一根一根地被陷入掌心,然后轻轻卸了力,头一次露出一些犹豫和微不可见的疲惫,或者说是痛苦,如果把它算作示弱的话。

“他们只是,太害怕了。”

沙顿气得恶狠狠地大笑一声,他的头发飞舞着,他的声音古怪而带着些残忍的意味,“害怕,真是十分合理。”他舔了舔嘴唇,阴沉得望着赛文,“既然这是地球人的信条。那我们沙顿一族的做法你也一定是知道的。”

“我知道。”赛文没有理会对方显而易见的讽刺,先前的一点犹豫一扫而光,他甚至没有动一下,周身的气流却不自然的波荡起来。“所以现在我在你面前。”

“你这是包庇吗?奥特赛文,为了根本和你无关的种族?”

赛文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

观察着他表情的沙顿大笑一声,肯定地指出,“你想说这是保护。”

那笑声讽刺至极。赛文厌恶地抖动了下眼睛,“是的。”

“令人感动,多么令人感动。”沙顿歪着头,咧开嘴,风衣的下摆随着他身体的晃动划出几个锋利的弧度,“沙顿一族从不吃亏,你知道的。总得有人为杀害我的兄弟付出代价。那么为了你深爱的地球人,奥特赛文,你愿意代替他们,为他们献身吗?”他在句尾处还带上了一个叹息,就像个神父,在念着什么圣词。

赛文不为所动,“是的。”他平淡的说,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威胁,没有哀伤也没有遗憾,甚至没有决意,就好像再平常不过一般。

沙顿稀奇地吸了口气,他认为这是一个承诺,伟大的奥特赛文为了人类甘愿牺牲自己,瞧瞧!英勇无畏的战士,默默无闻的守护神。他快乐地眨眨眼睛,贪婪地舔了舔嘴唇。

“如果你可以的话。”

赛文轻描淡写的补充让沙顿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勉强地舒缓着面部僵硬的肌肉,艰难地维持住那个摇摇欲坠的微笑。

“你总不会以为我会坐以待毙。”

沙顿的愤怒喷薄而出,发出一声尖锐的怒吼,类似虎啸,又如龙吟。“这不符合交换的礼仪。”他凶恶地说。

“这本来就没有交换的意义。你不指望我会平白付出性命。”赛文为那声诡异的吼叫抬了抬眼睛,“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我会为地球人付出代价。”他危险地眯起眼,脚下换成一个进攻的姿势,淡淡的光纹从他的指尖一点点得绕上手臂,在一片灰暗混沌的阴影中十分显眼。

招摇得像是一个示威。也差不多就是如此了。

沙顿瞪大了眼睛,他盯着赛文指间流动的那一股股光芒,就像一把软剑,划着漂亮的曲线刺破前方的阴影。他确定听到了那些阴影被灼烧后的惨叫。

就此为止。

“行吧,深明大义的守护神。”沙顿挥了挥手,那些扭曲的黑影慢慢缩回在地上,来自周围灰暗环境的压迫感也逐渐减弱。他飘散的黑发一点点地收拢,服帖地垂在颈后。“我打不过你。我放弃了。”

他显得无奈极了。就像是个识趣的孩子,在充分恶作剧后乖乖地垂下眼睛,带着些意犹未尽的遗憾和显而易见的屈服,讨好的露出一个笑容,把獠牙藏在做作的无辜和委屈之后。

赛文张开五指,那些丝线般的光线从他指间穿梭流过,越发明亮耀眼起来。现在它们几乎变成了真正的利刃,几股光线聚集在一起,闪烁着危险意味的光芒。赛文的全身似乎都染上了点光的气息,笼罩着一层水雾般的模糊屏障。

“你——”沙顿迟疑很久,干涩的喉咙才吐出一个字,他屏息凝视着那束光线,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这不可能。这不合理。

“我的确了解你们的做法。”赛文不紧不慢的向他靠近几步,指间的光线快速变幻着,如针如刃的光束危险地指着他,并不友好地散发着尖锐的光芒——十分具有威胁气势的那种。

“奥特赛文!”沙顿焦急地转转眼睛,干巴巴地张开口,“你,你总不会一定要和我作对——”他努力吞咽了一下干涸的喉咙,露出一个尽可能诚恳的笑容——如果忽略那其中的惊恐和细微的狠毒。

“我当然。但正如你所说——我不想在未来某天再次来到地球时,发现东京已经变为一座死城——鉴于我不能一直待在这。”

“我可以发誓——”

“没人会指望相信一个沙顿的誓言。”

赛文掌中的光芒越发明亮,沙顿不敢置信地大声尖叫,声音诡异地扭曲着,“这不可能,你没有阻止地球人杀害我的兄弟,现在却要为了他们再杀死我——就在我的兄弟死在他们手上之后!”

“如果你一定要伤害他们的话。因为你一定会伤害他们的话。”

“你要为了地球人,而杀死我——让沙顿灭绝在宇宙中?!”

“我毫不怀疑你能够吞噬整个地球。那时除了地球人,连这颗星球恐怕都会消失在宇宙中。”

“不——你这是污蔑!观测局!观测局不会认同这个,这不符合规则!”

“观测局不会知道的。”

赛文适当地停顿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确保对方能够听清并充分理解其中的含义。

“他们不会知道的,观测局。”

“你……你简直——”简直不可理喻。沙顿瞪大了眼,这一刻他确信了自己毫无胜算,奥特赛文是认真想要为了罪有应得的地球人而触犯银河律法,甚至不在乎一支种族的灭绝。毫无疑问那些杀意是实实在在的。

赛文看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让光线在他周身划出几道漂亮的纹路,在一片黑暗中格外耀眼美丽。不过沙顿没空欣赏那些线条,他不再掩饰自己凶狠的眼神,小心翼翼的聚集着力量,紧紧盯着赛文的双手寻找的破绽,妄想先发制人。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逃走。

直到赛文重新打破僵局。

“你知道胶囊怪兽吗?”

沙顿愣了一下,被偷偷聚集的黑影在他脚边打着旋儿,整个身体仿佛都覆盖了一层黑夜凝成的黑色丝绸。

“谁不知道奥特赛文的胶囊怪兽。”

“乌英达姆,米库拉斯,阿基拉。不过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手中的胶囊一共有五个。”赛文让掌中的光线滑到到他的身边,凭空抓出一只小巧的金属盒子。

“那又如何?它们对我来说简直不堪一击。”沙顿无所谓的耸耸肩,露出一个嘲讽的凶恶笑容,“还是说,你该不会想说什么愿意成为你的胶囊怪兽,就放我一马之类的鬼话吧……哦!该死!”沙顿无法控制地怪叫一声,颤抖着手指向对方怒吼,“该死的!你真打算这么说?!”

赛文甚至露出一个微笑,周身的光线耀武扬威地流转着。

“这不可能!”沙顿恶狠狠的咆哮,“你绝对不要指望我会像你那三个宠物一样任你差遣,摇尾乞怜!我们沙顿一族……”

“我没指望。”

赛文平淡的打断了他,声音不大却锋芒毕露,如利刃一般切断了沙顿的喋喋不休。

“我不指望你能对我有点什么用处。如你所说,我并不是一定要杀了你。沙顿一族从不吃亏,你不会轻易放过地球人。但也因为此——”

赛文停顿一下,“你一定能够选择,哪种对你最有益。”

这根本就没得选,要么生,要么死。沙顿一族从来会审时度势。

静默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令人格外难熬。耐心是一种美德,赛文从不缺乏这个,而沙顿却从来不懂得忍耐。所以他先作出妥协,咬牙切齿的声音仿佛要把赛文整个吞下。

“好吧,你说得对。我根本没有选择。”他狠狠地瞪了赛文一眼,用极为嫌弃地的眼神打量一下对方手中的金属盒子,然后立刻厌恶地移开视线。

“你不相信沙顿的誓言,却妄想他们的忠诚。”

“我不需要你对我誓忠。”

“行吧。”沙顿胡乱的摆摆手,乱糟糟的头发披散在肩后。“随便你。不过你可不要指望我会像你别的宠物一样帮你应对麻烦。”他理直气壮地嚷嚷着。“就算你快死了,我也不会出现的。哦,不——如果你真的死了,那我一定乐意出现,我一定会出现。别担心,为了报答奥特赛文的仁慈,我一定会把他的尸体扔回他的老家——光之国的大门口。感谢我吧。”

赛文对沙顿的诅咒与挑衅置若罔闻。他并没有撤回那些攻击性十足的光线,而是让它们换成了一个稍微柔和一些的阵势,仍旧警惕着沙顿的一举一动。

“我不需要。只要你待在我的胶囊里——我能够确保你不会对地球造成威胁就可以了。”

沙顿嗤笑一声,不屑和讽刺显而易见。他从鼻腔里哼了一下,慢慢走到赛文面前低下了头。

“为你的大胆与勇气而喝彩,奥特赛文。另外,沙顿是我种族的统称,我的名字是沙特乌恩。”

赛文嗯了一声后打开那只金属盒子。他抚摸着前三支已经有了灵魂的胶囊,然后指尖滑过,捏住一旁另一支——粉色的。

恶!劣!沙特乌恩发誓那玩意上一秒还是黑色,即使并没有人会相信一只沙顿的誓言。

赛文动了动手指,下一秒黑发黑衣的沙特乌恩就消失不见。那些沉淀在空气中的黑雾慢慢消散,东京城的夏夜重新一片爽朗。围绕在红色异星人周身的光芒一点点的弱下去,最终溶化在黎明的橘光中。




阴影终于散去。


————————

真的是,满满的都是私货。总觉得并没有表达出想要的意思,不过本来也就是想写一个主仆脑洞,满足我的一向惯例。整体没什么逻辑,甚至没什么内容。一切不适都是我的锅,源自对赛文老师的无尽痴汉之情。

感谢阅读。

评论(21)
热度(40)
  1. 疯子的笔录疯子的笔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亮升起如一首挽歌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