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一个柯南+炎蜃的混合脑洞片段

早就想写的脑洞,终究还是没忍住。(你

题设是:假如大和敢助和诸伏高明曾经都死了【。

名侦探柯南+炎之蜃气楼,全部全部都是脑洞和扯淡,CV梗+台词延伸梗。

————

侦探和军师其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警职人员也一样。理论上来说,军师这种职业既可以是侦探也可以是罪犯,关键着落在他们服侍的主公。如果说侦探和警职人员是奔波于正义与邪恶的斗争,那么军师则是负责主公们之间的恩怨纠葛。

虽然,刘备和武田信玄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关系。

年幼的小侦探抽了抽眼角。山本勘助和诸葛孔明,这种巧合还真是既奇妙又乱来。不得不感慨着命运之神奇怪的恶趣味,江户川柯南拽了拽毛利兰的衣角,停止了对方关于中国三国时代兴致勃勃的科普。明明风林火山都不知道,为什么三国的事情这么熟悉啊。百思不得其解。推理能力在这种事上根本没啥用。

“山本晴幸吗,还真是适合你啊。”诸伏高明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长野的独眼警官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地变化了起来,敏锐的少年侦探疑惑地抬起头。

“小敢啊,有时就会这样呢。他们两个人,经常莫名其妙的对峙起来,两个人都像变了一个人。不过很快就会好的,这大概是他们感情好的独特表达方式吧。”体贴的女刑警小声地在他耳边说,对着半信半疑的小侦探眨眨眼。

“这……这样啊……”一点也没看出来。江户川努力摆出一张天真的笑脸,冲上原由衣点点头。

“喂,不是山本勘助吗?晴幸是什么啊……”毛利小五郎凑到毛利兰耳边小声嘀咕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微妙变化的气氛。

“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毛利兰苦恼地皱着眉,一只手托住下巴,“我记得好像是……”

“晴是来自于足利义晴。武田信玄的正名就是武田晴信,是在元服的时候义晴赐的字。后来武田信玄又把晴字转赠给别的家臣,除了山本勘助还有甘利晴吉、秋山信友,以及——”

“——高坂弹正。”

诸伏意味深长的停顿让原本就微妙的气氛再次放大,大和敢助咬了咬牙,金属制的拐杖颤抖一下与地面摩擦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左眼上的疤痕就像一道裂缝。

这回连上原都不好说还能归作友人间的调侃。虽然其实这统统都莫名其妙。难道说他们是——战国厨,什么的吗。年轻的女警员陷入思考,没听说啊这回事啊,学生时代也没见他俩对战国史有什么特殊偏好的样子。

“那你呢,孔明?是啊,诸葛孔明啊,像那样一生都为自己的主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男人——多么忠诚的人啊,直到死亡都仍然忠心耿耿,从来没有二心,比起某些轻易改变自己的立场,即使背叛后仍对新主人抱有——负面心思的狡猾男人,诸葛孔明的确更适合你呢,不是吗,高明?”

这——听起来姑且像是个称赞。虽然轻易能够感受到其中的讽刺但讽刺的指向实在是不怎么明确?江户川怎么也想不出现代社会有什么事儿能用这种比喻,非要挂上点什么的话——诸伏高明的也没有卧底啊什么的经历。小侦探无法控制自己面部神经的抽搐,对这种莫名其妙乱来的针锋相对感到十分无力。

意味不明。

“小敢!啊不对,大和警官!”

应该是体会到了场面的剑拔弩张,虽然上原并没有明白大和究竟想说什么,但她还是有些不认同的提醒了他。

意外的是本以为会持续下去的对峙却戛然而止——诸伏高明对那番话没有任何反应,他面无表情,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反应。诸伏只是迎接了对方挑衅的眼神,无声的对视了一会。

然后最先舒了一口气。

“彼此彼此吧。”他说。“好久不见了,大和敢助。”

“啊。好久不见了,诸伏高明。”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所以这就和好了?江户川看着明显缓和下来变得正常的气氛,由衷地为两人心理年龄小学生一般天马行空的互相讥讽感到无话可说。虽然他现在也是个小学生。生理上无法否定的那种。

这么想想其实还是他惨一点。

生理上的小学生侦探敷衍了事地用一种符合小学生语气的声音和几个人打完招呼,惆怅地被毛利兰拉着手先离开。

——————————————

我居然真的写出来了(。

评论
热度(8)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