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择衣,饥择食。
又冷又逆。
奥特曼|赛文中心/右位
YGO|海马濑人中心/右位
正在进行时黑历史存档点。
私设迥奇,暴力输出,自娱自乐。

[使徒行者] 挡枪 (邵志朗/蓝博文)

一刷后鸡血产物。斜线不代表攻受,或许严重的ooc,细节模糊与过度脑补。电影向only,没有看过TV版,可能有与大背景相悖的扯蛋。





——————————

***

英雄救美的话题恒古不变,以命护主的捷径也屡试不爽,要是再受点伤配上苦肉计就更加手到擒来,无论是取得老大信任还是获得美人芳心都是十分好用。

挡枪却真的是个技术活。

邵志朗一瘸一拐地拖拉着同样一瘸一拐的蓝博文费劲地跨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两人互相拽扯着硬是拖着不到半条命成功爬出了战场,还记得带着他们仅剩的大半袋钱和一小包货。

附近酒店的大门敞开着,大厅内没半个人影,想来该是被方才堪比商业片现场的混战吓到,全都跑去哪儿逃命去了吧。

邵志朗把半死不活的蓝博文扔在大厅里的沙发上,转身去前台的电脑上开始捣弄。蓝博文被他摔地直皱眉,浑身的骨头仿佛被敲打一遍一般叮叮咣咣地叫嚣着,快被疼得没知觉的神经重新开始了新一轮的刺激。

不过蓝博文没吭声。他知道对方差不多也快到极限了,一开始帮他挡的那一枪也不知道打到了哪儿。

邵志朗一手捏着着一张房卡一手提着一个小型医疗箱朝蓝博文慢吞吞地挪过来。他看着对方禁皱的眉和发白的脸色沉了沉眼神,一把拉起对方的手臂拦住对方的腰,想要把蓝博文抗在肩上。蓝博文被他抓着勉强坐了起来,伸出手软绵绵地推了他一把。

“行了。”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疼痛的抽气声让话语含糊不清。他小幅度地摆摆手,就着邵志朗的肩膀撑死沉重的身体,表示自己还能走得动。

他们几乎是互相挂在对方身上向楼梯走去,邵志朗费劲的拎着那个并没有多少重量的小箱子跌跌撞撞地往前移动,装着钞票和货物的大包被遗弃在前台旁的沙发下。他使劲瞥着眼睛辨别着扶着对方腰上的手中房卡的号码,不禁咒骂着这该死的酒店那该死的七绕八拐的走廊,心中后悔刚才没有多抓几张房卡防止现在这种没头脑乱撞的情形。

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想要随便撞开哪个门时,蓝博文在他耳边哼了一声,手上用劲扣着他停在了一个房门前。蓝博文就着支撑勉强腾出一只手把房卡插进去,随着滴嗒一声,终于进入了这个相对封闭安全的地方。



平静整洁的房间似乎一下就把血雾弥漫的厮杀隔绝在另一个世界里。邵志朗和蓝博文一起倒在酒店的大床上,洁白的床单上留下点点斑驳的血迹,以中心点慢慢向外扩散,转眼已经染红了小半张床单。

他们静默地在床上各自喘息了很久,才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专业的医学护理根本无法奢求,他们就着烈酒和小小的医疗箱开始为彼此处理伤口。死里逃生之后终究是值得庆祝,等他们身上缠满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和碎布条后,终于放下了提在咽喉的那口气。

“这桑拿真要命啊。”邵志朗半真不假地抱怨了一声,靠在床头上捏着那颗从他腰侧取出的,差点要了他的命的子弹。

“你还知道要命。”

蓝博文受伤的右腿搭在邵志朗给他放在床边的椅子上。他伸手拿过那颗本该穿透他心脏的子弹,露出一个难以描述的笑容。

“你说有你这样的老大吗?哪有替小弟挡枪的老大。这么不合规矩。”

挡枪的戏码并不少见,无论是想往上爬的小弟还是想获得信任的卧底,苦肉计本是得心应手的必备技能之一。可现在的情形本末倒置得几乎可笑。黑帮老大替自己的卧底小弟挡了一枪。蓝博文眼中的笑意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老大不罩着你谁罩你?”邵志朗没注意到蓝博文的眼神,倒是被对方的话似乎是逗乐了,轻轻推了他一把,“这按摩店不行,我带你去的还得也得负责把你拽回来。”

“再说了,做兄弟的,哪儿来那么多规矩。”

于是蓝博文脸上的笑意开始放大,泡过酒的伤口隔着厚厚的纱布涌上来一阵阵强烈的热辣感,疼得他猛一抽气儿。他摸出兜里幸存的烟包抽出一支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一直沉到肺叶的最深处。

“怎么了?”邵志朗歪头看着对方眯着眼睛抽烟的样子,明显感到了一丝异常。

“疼的。”

“这回就受不了?就算我是你老大也没法这时候把你送去医院接受正规治疗。”

“老大。”蓝博文掐了烟,看他一眼。

“我牙疼。刚才你把我摔沙发上时磕着牙了。”

邵志朗想被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一样,不顾浑身上下的伤口硬是笑出了声,疼得一边笑一边呲牙抽气。



***

巴西的那场枪林弹雨似乎跨过太平洋一直延续到了香港。一直替小弟挡枪的老大终于从老大变成了少爷,本是卧底的小弟却从阿蓝成为了老板。魔童开始被挡在会议的房门之后,蓝爵一股劲儿直接坐到了郭铭手边上。昔日的谋臣猛将仿佛有种互换了般的错位感。

蓝博文自己都觉得这样的剧情走向仿佛是老天的一场笑话。非黑非白的身份不尴不尬,常年的倾情演出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为了他日日夜夜的真实生活。卧底做到了这个职位上本该是个令人振奋的事儿,可静如止水的正义一方别说放出线人,就连一个试探的举动都没有。

就好像他本来就是个黑社会老大一样。

所以在刚开始被警察盯上时他第一想的并不是表明身份,而是继续按兵不动。他几乎认为这集团里还有哪位他深藏不露的同僚。

郭铭要抓叛徒的命令直接传到他手机里,对方对邵志朗的怀疑在他听起来几乎像个笑话。地下停车场的对峙就像安排好了一样,邵志朗明显的怪异举动就差亲口承认了自己就是卧底。

自称是足疗店小姐的短发姑娘手机上的一串串字符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在他心里留下狠狠的一道痕迹。录像中邵志朗手下敲出的IMBJ所传达出的含义让他彻底觉得这一切就像个老天布下的恶劣玩笑。

明明多年来如履薄冰处心积虑的人是自己,这个时候居然也有人和他挣这个不讨好的位置。而且是自己做小弟时的老大,现在他的好兄弟。

蓝博文凶狠得深深抽了几口烟,几乎为这种局面想要大笑。

早就知道这老大是个能替手下小弟挡枪的主儿,没想到还能倒腾出假扮卧底来对付一个真正的卧底这种局面。

邵志朗你他妈可以的。

对方想要跟去巴西的意图欲盖弥彰得再明显不过。郭铭的那些小心思也都全写在脸上。

那就去吧。

蓝博文掐了烟头,把手中完成的魔方留在桌子上。





***


当那颗子弹穿过邵志朗的腹部带着对方的血肉撞上他时,蓝博文几乎觉得那颗尖锐的小东西也同时刺破了他的西装,狠狠地镶入他的身体里。

金属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硬是夹在枪声之间的空白间隙里清晰地传进蓝博文的耳朵中。

邵志朗被冲得向前跌了几步撞到蓝博文身上,被子弹穿透的瞬间他还沉浸在还未来得及平定的惊恐中,直到被对方拽着一同倒在墙角时疼痛才接踵而至。邵志朗捂着腹部靠坐在墙上大口地喘息,他痛得只能眯起眼睛观察现在的战况。蓝博文端着枪的表情狠戾地仿佛是幻觉,那双常带着笑意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

邵志朗不知道当那双眼睛对着自己时,会不会有这一枪来得疼痛。

直到几小时后蓝博文把枪口对着他时,邵志朗这才想起来原来还有叠加选项。

仿佛刚才的枪林弹雨的生死逃亡只是个不温不火的前戏,邵志朗看着蓝博文沉淀着怒火的双眼突然有了一丝微薄的后悔。不过情绪来得猛烈去得也突然,戏还是得照下继续演。

箭在弦上。

邵志朗突然感到了一股难以压抑的无奈,连带着腹部被贯穿的伤口也开始扩散着密密麻麻的疼痛。微热的液体从那个小小的血窟窿里缓慢地涌出,沿着他指间的缝隙中一股一股地流下。

说出的话就像流出的血一样令人难以忍受。

漆黑的枪口直抵着邵志朗的眉心。蓝博文端着枪的手很稳,心里却被气得想要破口大骂。

挡枪挡枪挡枪。又是挡枪。他妈的挡枪挡上瘾了吗?自己布的局里还要挡,这老大都是些什么破毛病。

他被怒火顶得不得不深吸几口气才勉强压下去,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脸上的神情难看到了极点。

做兄弟,在心里。

蓝博文觉得除了他能相信这句话,换成是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卧底的挡枪是出自什么兄弟情。他心想这邵志朗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居然能想起来假扮警察的卧底来对付他。他心想邵志朗竟然敢假扮BlackJack来对付他。

蓝博文最终是没有忍住。

子弹擦着对方的耳畔呼啸而去。

若不是自己就是这个该死的BlackJack,根本没有人可能相信邵志朗这明显开脱的说辞。干什么不好非要假扮卧底,就知道能替小弟挡枪的老大脑子一定有点儿毛病。

你真行。你真是我老大。

子弹砰砰砰地砸在地上仿佛是蓝博文的怒吼。蓝博文自己都不好说起因究竟是泄愤还是出自别的什么考虑。

相同的节奏拼凑出相同的一句暗示。

说不定这才是真正的泄愤。

蓝博文没有看趴在地上的人一眼,抬腿跨上车摔了门就加速冲了出去。

地上的邵志朗勉强勾出一个苦笑。

极近距离的开枪使他的耳朵现在还朦朦胧胧地耳鸣着,他重新按住仍旧流血的腹部,翻了个身平躺在地上。这才是真正的死里逃生。他大口地喘息着,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放下,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他眼角流下。

挡枪大概真是什么毛病吧,想都没想就上去顶了。而照现在的局面,对方恐怕只是认为这是他故意搞出的苦肉计吧。邵志朗连自己都不好说这一枪究竟是挡出了什么意思。连带着从前那些挡过的刀枪都看起来表达出了另一种含义。

邵志朗自己都快不信只是出于什么狗屁兄弟情了。

人在做,天在看。

他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后悔了假扮卧底这个决定。




***

挡枪真的是个技术活。

邵志朗握着蓝博文的手,突然就想把他拽起来一起再回去妹姐那儿好好喝一杯。

爱挡枪是我的毛病,你说你一小弟瞎掺和什么。

蓝博文的嘴唇轻轻动了一动,邵志朗没听见对方到底说了什么。

他慢慢向前挪了几下,蓝博文趴在血泊里闭着眼睛的样子就像只是闭目养神一样平静。

都说了挡枪是个技术活。

要不然怎么我挡了那么多枪都没事儿,你挡了一回就趴下了。

“你这技术,不行啊。”

他低声说一句,血液混着泪水砸在地上。邵志朗抓着蓝博文的手在地上敲出一个奇妙的节奏。

ILBJ









————————

感谢阅读。

评论(18)
热度(111)

© 水止择源 | Powered by LOFTER